【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尤其是林妙语,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她以为自己只是出现幻听了。

“辰阳,……不要开玩笑。”林妙语浑身发寒,冰冷,自欺欺人地笑着。

她以为,裴辰阳无论如何会先安抚他大哥的情绪,可却没想到等来这样的一个答案。

不亚于裴辰阳亲手拿着刀,狠狠地朝着她捅过来。

“我没有开玩笑,是我对不起。”裴辰阳的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从头到尾,他跟林妙语之间就不存在任何感情,只是他一直没有发觉这个问题。

他也以为,自己还是喜欢林妙语的。

可是,血淋淋的真相告诉他,在爱情这件事上,他很蠢,用了那么久的时间,才被别人点醒。

此刻,裴辰阳不想考虑跟林妙语退婚的后果,只想将这件事先解决了。

“辰阳,别这样,我要的不是对不起,我要的从来都不是对不起啊!”林妙语激动地拉着裴辰阳的手,嘶吼出声。

他竟然在这样关键的时候退后,外面的人会怎么想自己?

漂亮小脸蛋古典少女安静唯美写真

而跟她退婚之后,裴辰阳是不是就要回头去找赵萌萌了?

她凄厉地笑出声音,手指颤抖地指着裴辰阳:“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要跟我退婚?退婚之后,是要跟赵萌萌重归于好吗?”

原本被裴辰阳一番语言气得出神的裴承德和裴太太,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越发的难看。

跟赵萌萌重归于好?所以,辰阳跟那个赵萌萌,是真的有什么过往?

夫妻中,又以裴太太的反应更为大。

她对赵萌萌的第一印象,注定了她对赵萌萌的偏见。

正如她对宋唯一一开始的偏见完全是一样的。

但这里的偏见,却不止是因为宋唯一身份上的不对等,而是赵萌萌言行粗鲁泼辣,甚至作为第三者,介入辰阳和林妙语之间。

在赵萌萌和林妙语两人中,裴太太的选择,绝对不可能是赵萌萌。

“什么跟赵萌萌重归于好?辰阳身上还有多少我跟大哥不知道的事情?”裴太太气急败坏地想要打断林妙语的话。

一开始以为是裴辰阳做得太过火,闹出了笑话。

可现在听着,可不只是普通的过火那么简单。

裴辰阳薄唇紧抿,幽深的目光带着显而易见的坚决。

“大嫂,这件事我稍后会跟和大哥解释。”

“现在要跟我先退婚是吗?”林妙语打往前一步,仰着头,流着泪看着他。

第一次,在面对裴辰阳的时候,选择了咄咄逼人。

她的手死死攥着自己的衣摆,差点将那一块布料给掐烂了。

她到底哪里比不上赵萌萌?不如她年轻吗?

“辰阳,因为赵萌萌的设计而跟她发生关系,我选择了忍气吞声,因为我爱。后来,赵萌萌怀了的孩子,甚至母凭子贵,对我动手,我也选择了原谅。最后因为她所谓医院说她不能流产,我更是放任她将孩子生下,我为都做到了这个地步了,还想怎样?”

她的眼泪漱漱落下,精致的妆容被打花,整个人楚楚可怜而又狼狈不堪。

裴辰阳越听,眉头皱得越紧。

这句话在陈述事实,可是语言艺术,却将所有的过错都责怪到了赵萌萌的身上。

“妙语,明知道……”事情不是这样。

只是后面这句话,还来不及说出来,就被裴承德的一拐杖狠狠砸到了小腿。

“够了,给我闭嘴。”裴承德脸色铁青,嘶吼声,盖过了一切。

实木的拐杖狠狠砸到裴辰阳的小腿,旧伤加上新伤,他顿时一只腿曲了下去,整个人半跪在地上。

耳畔,全都是他嘶嘶抽气的声音。

裴承德砸的,恰好是被赵萌萌踢伤的那只腿。

“我们裴家,怎么会出这样的人?”裴承德不停地吸着气,显然被气到了极致。

就连裴逸白横着脖子,誓死不跟宋唯一离婚的时候,他都没有这般生气过。

自己的弟弟,比自己的儿子做的更离谱。

“有了未婚妻还在外面偷腥,裴辰阳简直丢我们裴家的脸。”裴承德捂着胸口,不停地喘着气。

如果眼神可以化为刀子将人杀死,裴承德愤怒下的要吃人的目光,早已将裴辰阳千刀万剐。

“跟别的女人暧昧不清也就算了,还弄出个孩子来。”说着,裴承的目光狠狠地后退了一步。

一个裴家女主人之外的人的孩子,情况跟宋唯一的完全不同。

他无论如何,也不会让这个私生子乱了裴家的血脉。

“大哥,生气归生气,只是这个婚,我还是要退。”

面对失望的大哥大嫂,裴辰阳表情淡淡,甚至冷静到了某种程度。

唯一不变的要求,便是要跟林妙语退婚。

他的目光定定的看着林妙语,也步揭穿她刚才话里的污蔑,摇头道:“妙语,我不爱,真的结婚了,我们都会很痛苦,放手吧。”

与其以后折磨彼此,后悔。

还不如早早的退了婚。

“放手?放手……呵呵……”林妙语整个人失魂落魄,呆呆的重复着这几个字。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才将这句话轻而易举地说出来?

为了她,她整个人成了残废,现在竟然说要放手?

“辰阳,只是被赵萌萌迷了心智,清醒一点,那个女人那么狠毒,拿捏不住她的。”

林妙语试图挽留,好声好气地,强压着心里的滔天怒意。

“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裴辰阳失笑,慢慢地,将她的手掌从自己的手腕上扯下。

“清楚?真的清楚吗?”林妙语的脸陡然变色。

她逼近裴辰阳,突然挽起裙摆,将自己的右腿展露在众人的面前。

“是自己说会好好照顾我一辈子的,我这条腿也是为了才废掉的,这才多久?有半年的时间吗?没有吧?就忘记了自己的话了,裴辰阳,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裙摆下,那双短靴看似跟另一只脚没有什么不同。

可就在站在林妙语旁边的裴太太却看了个清楚,短靴的鞋帮在下面,可上面却是一截金属衔接的。

“妙语的腿……”裴太太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