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未说完,武信语气一转,看向远方沉声道:

“他们来了……”

话落,武信右手张开一摆,这是要武器“山河棍”的标志性动作,更是准备大战一场的标志!

“嗯?什么来了?”

彼岸花疑惑问道,随即脸色大变,看向远方脱口而出:“难道是他们?怎么这么快?情报不是说半夜吗?”

功聚双目远眺,以彼岸花的实力,依旧没看到什么身影!

总是沉默一旁的杜横,没想其他,惯性地迅速递上“山河棍”!

“数量多少?多久会出现?”

大统领武龙郑重问道,直指重点。

对于主公的感应,武龙等人,已经没任何怀疑,甚至有点盲目信任了!

“咯、咯……”

武信紧握山河棍,握得骨骼脆响,脸色发白呢喃道:

氧气女神肤如白雪清纯唯美外拍

“很多……很多……”

通过“轮回之眼”感应,武信能感受到铺天盖地的森寒之意,就像是地狱刮起的死亡之风,有种彻寒入骨,冰冻灵魂的感觉!

这种寒意,代表着敌人杀意,更代表着敌人的实力、势力和数量!

“体戒备!敌袭!”

武龙毫不犹豫立刻运气暴喝,声震寂静湖面,在天地间不停回荡、回荡……

“啪啦、啪啦……”

密集羽翼拍击声起,无数水鸟惊慌飞掠,连湖面也剧烈涟漪,似乎连湖底鱼类也被惊到了!

体震动。

经过半个多月集训,信武卫迅速反应过来,以最快速度拿武器,穿皮甲,奔向商船各处!

沉默寡言的魏鹏,皱眉环视周围,忧虑嘀咕道:

“真会选时机!湖面之战对我方很不利啊,根本发挥不出军队优势,等若江湖仇杀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

武信等人齐齐心中一凛,忽然想到这个因素。

信武卫是强,如今绝对称得上精锐之师。但是,失去军队优势,战斗力肯定大打折扣,估计连抚河河畔的伏击方都不打过。

第三次伏杀,敌人总不会比上次还弱吧?

“啪啦、啪啦……”

就在此时,更大的躁动在岸上树林爆发……

无数飞禽展翅高飞,颇有遮天蔽日,天地震动的氛围,势若惊醒的沉睡雄狮!

放眼过去,依旧看不到躁动身形,却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了!

众人大惊,武信心中咯噔一声,运气暴喝:

“军听令!以最快速度冲向岸边,强行登陆!”

武信的嗓门,比武龙还恐怖,声若天地洪钟,晴天霹雳,在半空中不停回荡、回荡……

“冲!冲上岸!”

武龙、武象、武梦等各船镇守统领,迅速反应过来,纷纷急声暴喝,震颤心神!

“啪、啪、啪……哗啦啦……”

轮桨猛拍水面声,大船破浪急行声,搅动了浩淼平静的高邮湖!

五艘大商船,破浪急行,纷纷选择最近距离,直射河岸!

“哈哈……武妖确实能力非凡,怪不得能如此快闯出偌大名声!”

回荡天地,震耳嗡鸣的大笑声起,话语如天雷滚滚,势若从遥远天际传来……

话语刚落,一个身穿蓝袍的中年人,出现在天际,气势磅礴踏空而来,极具视觉冲击感!

强如三仙,也无法飞天遁地。但是,实力够强,可以做到短暂腾空!

“夕阳老祖?!索魂手宋峰?!”

弘伯神情大变,难以置信瞪着蓝袍中年,脱口说道。

“老祖?!”

众人诧异惊呼,老祖是炼神境的别名,极少出世!

为了追杀区区一个炼体境的武信,用得着这么大手笔吗?!

“轰……”

弘伯气势猛然爆发,带着明显的决然和疯狂,恐怖的气势,隔空激荡湖面。

两道炼神境的恐怖气势,隔空对峙!

“少爷……逃!”

气势爆发之际,弘伯却是压低声音说道,引得武信、武龙、柳氏等错愕呆滞,又听弘伯接道:

“老奴不是他的对手!不逃则死!”

“弘伯?!”武信心脏一抽,咬牙喊道。

“少爷不逃,老奴必死!少爷逃了,老奴才有活路……”

弘伯不舍又认真看向武信说道,顿了下,语气急促接道:“他们的目标,是少爷!不是老奴!炼神老祖没那么容易击杀!”

“别小看了炼神境的疯狂……”

话落,佝偻瘦弱的弘伯,身躯一挺,实质化的森黑武魂浮现,势若巨人起身,撑起天地。

一步一步,缓缓踏上虚空……

“弘伯……”

武信拳头一握,心脏发音般哽咽呢喃。

“嗖、嗖、嗖……”

昏暗夕阳之下,密集连绵的破风声起,无数身影密密麻麻浮现,速若风驰电池直奔商船所在。

高手!

是高手!

很多很多高手!

“轰……”

巨响声起,一艘大商船终于抵岸,撞起大片水花沙尘。

诸多信武卫直接跳下数丈高商船,又有密密麻麻的瘦小身形,沉默着纷纷跳下商船……

“轰、轰、轰……”

阵阵巨响掠起,一艘艘大商船纷纷冲上岸,连价值巨万的大商船的磨损,也无视了!

无数大小身形,沉默着敏捷跳下大商船,自觉聚集!

乱世孩童早慧,人的潜力更是无穷。看似没用,只是累赘的孩童,已经初现军队之风!

粗略集合,连战马也来不及运下船!

远处身形已经狂奔到数里距离,三方围来。

大部分身穿黑色紧衣,其余服饰各异,似乎是某个大势力主导的“杂牌军”,相同的是实力都不弱,最差也是炼体九重!

“龙队开路,鹰队梦队守护两翼,象队、风队居中,狼队殿后!突围!东南方!”

顾不得多商讨,武信直接高声下令。

东南方是武信感应到,相对来说杀意最淡的地方,也有江都郡城就在这个方向的因素在内!

“冲!”

一阵齐心高喝,大小五千余人,遍布数里范围,一窝蜂冲向东南方!

武信身先士卒,手中“山河棍”紧握,眼神凌厉看向前方,昏暗夜色下如暴戾狼眼!

魏鹏焦急忧虑提醒道:“主公!这样不行,分散太开了,铁血煞气难以汇聚,军魂更无法凝成……”

武信还未回答,彼岸花恼怒叱道:“不行!信武卫汇聚的话,那些孩子怎么办?”

没有信武卫守护和协助,那三千六百余孩童,就是待宰的羔羊,可能连信武卫冲速都难以跟上。

但是,没凝出军魂和铁血煞气,就难以发挥出军队优势,十成战力顶多发挥七八成……

这是个让人痛苦的抉择!

*****

第一更到,新的一周,再战江湖,求推荐票,收藏!点击!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