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m!tsm!tsm!”

比赛还没开始,台下的观众们就已经在疯狂的欢呼着tsm的名字了。

“这声势,真不愧是北美鞋教啊,在南美洲巴西的圣保罗打比赛,都还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梨珍珠有些羡慕的往周围的观众席上看了几眼,果然来的观众大部分都是tsm的支持者。

而支持她们tq的观众虽然也不少,但气势上却输了不止一筹,基本听不到几句加油声。

明明大家都是“t”字辈的,而且她们的成绩更好,实力更强,人也更美,怎么粉丝就不如tsm那么多呢?

她甚至还看到了不少“叛徒”,那些喜欢搞事的观众们明明举着她们tq战队或者队员的牌子,却跟着tsm的粉丝一起大声的喊着tsm,还以为台下灯光暗她就看不到吗?简直是不要碧莲!

“没事啊,他们等下就会乖乖闭嘴了。”

章紫涵倒不是很在乎这个,众所周知南美这块就是鹰酱的后花园,这么推算的话,巴西这里其实也是tsm的半个主场,他们支持“主场战队”也没什么不对的吧。

不过,tsm的实力是真的拉胯,就一个中单比尔森还算可以,号称“北美faker”,一神带四眼,但他的水平比faker还是差了不少的。

而faker也没能在火力全开的莫云身上占到便宜,章紫涵自然不担心莫云会打不过比尔森。

但她想起之前打we的第三局时,莫云过度追求对线优势,结果给了不少机会,便在bp开始前劝了她一句:

零零后清纯邻家圆帽美少女户外美拍图

“莫云,这把你的压力算是最大的了,虽然比尔森不是你的对手,但你没必要去和他硬拼操作和对线,你只要稳住,不要给对面的打野太多机会,我们就很好赢。”

“所以我们的战术是针对对面的打野吗?”

莫云反问道,队伍没有一套专门的,针对tsm的打法,这让她有些不太习惯。

在lpl的时候,她们基本上针对每个不同的强敌都准备了一套不同的战术打法,赛前也会集体开会研究比赛当天要怎样具体把战术执行到位。

但对于tsm这支队伍,她们的研究并不深,只是看了他们在北美的半决赛、决赛和入围赛时的那几场,也没刻意的安排什么针对性的战术,她们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skt和g2这两支直升小组赛的队伍上。

不是轻敌大意,而是tsm的实力确实太垮了,不论是北美的季后赛还是之前的入围赛,tsm的比赛在她们看来都是菜鸡互啄,一眼看过去,满屏幕都是破绽,玩剑姬的玩家能爽飞天的那种。

tsm只是相对不那么菜而已,但五条线里有四条对线都能碾压的队伍,也没必要专门搞针对,只要按照基本的运营流程来打,少给机会,自然就能把tsm打穿了。

如果搞针对,tsm也只会崩的更快。

“针对打野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想了想,章紫涵望向赵倩:“你螳螂狮子狗练的怎么样了?”

tq一直以来都没有选这样的刺客打野,除了一直说的不稳以外,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赵倩不太会玩。

这个不会玩不是说没有熟练度,她rank里用这些刺客打野用的也不少,只是每次拿出来打训练赛的时候,她的刺客打野玩起来都一股异味。

要么是一直在刷和控图,存在感极低,从头隐身到尾,只在打团的时候出下场,还不如玩豹女、岩雀、千珏这样的野核或者奥拉夫这样的控图打野;要么总是想抓和反蹲,却把自己的发育给落下了,好好的刺客最后变成了一个半工具人一样的废物英雄,远不如皇子蜘蛛盲僧的作用大。

就很怪异,似乎她是把螳螂这样的刺客打野当成了另一种形式的gank型打野或者野核流打野在玩,虽然也不是不能这样玩,但刺客的精髓却一点都没有。

现在听到章紫涵这样问,她的回答也是略显迟疑:“嗯……能用?”

“那算了,还是不指望你的螳螂了。”

章紫涵摇了摇头,但她和赵倩的交流被一旁的梨珍珠听到后,她心里却忽然有了个想法。

既然赵倩不会玩刺客,那就让她这个刺客大师来教她一下刺客的玩法吧?

此时bp已经开始了,tsm在蓝色方,tq在红色方,前三手ban位,tsm的教练给了奥拉夫、杰斯和瑞兹,看的出他们是对梨珍珠非常惧怕的,也不想看到这几个英雄的摇摆。

而章紫涵的前三ban则给了锤石、ez和寒冰,一副要拿下路开刀的模样。

当然了,tq其实可以拿tsm的任何一路开刀,只是上路随便打穿,中路英雄ban不完,打野要靠线上来扩大优势,所以章紫涵就把三个ban位全投资到下路了。

面对来势汹汹的tq,tsm的教练直接一抢了璐璐作为辅助,为下路投资了一轮保障。

虽然璐璐是有上中辅三路摇摆的可能,但在需要比尔森carry,又需要上路混的住的情况下,这个璐璐实际上相当于是明牌辅助,根本不存在摇摆的可能性。

不过这一选辅助也起到了踢皮球的作用,tsm的教练应该是主动放弃了一抢的优势,想等她先出招。

章紫涵想了想,也没有再把皮球踢回去,而是准备先把下野锁下来。

“璐璐啊,小蓝,波比怎么样?”

蓝荟点头,说道:“无所谓啦,玩什么ad应该都行。”

“那就波比吧,炮形态波比。”

梨珍珠便锁下了小炮,但她的注意力并不在bp上,而是在思考着她刚才忽然诞生的那个奇葩想法。

她有点想亲手操刀一把螳螂,给赵倩展示一下刺客打野的玩法,虽然她对打野的理解不深,但她对刺客的理解却很深,妖姬可是她最拿手的英雄之一。

但这是她临时有的一个想法,且不说她螳螂的熟练度不是很够,也不一定能将刺客和打野结合起来,就算她要选螳螂,那她也只能强行用螳螂玩上单位,或者让赵倩去玩别的位置。

用螳螂打上单肯定不科学,但赵倩之前也只玩过ad位,而且春季赛一直打野,也没再换过位置了。

要不算了吧,第二局比赛再说?

在她犹豫的时候,赵倩已经在章紫涵的指点下选下了皇子打野,梨珍珠也只好这个想法给埋了起来。

怎么就没早点想到呢?

这个念头一升起,她就把自己给逗乐了:哪有一个上单会想着要玩螳螂的?还是教自家打野玩螳螂?

光论螳螂的熟练度,赵倩可以甩她三条街远,她只是不会玩刺客而已。

随后tsm便补出了霞和盲僧,虽然霞是一个对线强度很高的adc,但tsm的教练给自家下路这么拿,显然也只是为了能混线,能用大招自保而已。

盲僧的作用也是如此,主要是打保护的,既然皇子都拿出来了,tq这个阵容的基调就肯定是冲阵,那么拿一个可以把冲进来的人踢开、踢飞的盲僧就很不错。

tsm的教练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但章紫涵的拿人并没有受到干扰,依然是给莫云拿下了她最喜欢用的万金油中单发条,准备配合皇子打中野联动,带球进场。

第二轮ban,tsm继续封锁上单位的carry角克烈和米萝莉的绝活诺手,而tq则稍微针对了一下比尔森,把他的拿手绝活时光和辛德拉都给按了,让莫云线上能打的舒服一点。

“辅助拿什么打璐璐?还要拿个能开团的硬辅吗?锤石ban了,泰坦?”

“软辅好一点吧……”

蓝荟嘟囔着,虽然米萝莉的硬辅玩的是不错,但硬辅打软辅,对线总不是很舒服,而且璐璐还算是软辅中比较克制强开的那一类。

小炮本来前期手短的时候本来就不是很好打霞,如果还带个硬辅,一波冲不过的话,接下来就要一直被压着打了,容错率太低。

“软辅吗……”

章紫涵望向米萝莉,思考着自家老板的英雄池。

软辅里能打璐璐的英雄有很多,但如果要在米萝莉的英雄池里选,那能用的英雄就比较少了。

毕竟米萝莉的英雄池是绝活钩子外加她s6练出来的那几手消耗型辅助,还有s7附加的潘森这个无脑英雄。

“娜美?婕拉?女枪?”

都不是很符合版本的英雄,已经被削的有点惨了,现在的版本主打硬辅,能上的软辅都是卡尔玛、璐璐这样本身有单线能力的英雄。

“娜美吧……”

蓝荟亮出娜美,正想锁下来,却听梨珍珠说道:“别,我现在有个不成熟的想法,你们可以先给上路锁个石头人,我要看下他们最后两手的英雄。”

“石头人?”

章紫涵的语气有些不可思议,然后忽然怀疑道:“你别告诉我是你想玩石头人,你可从来没用过这英雄,我刚才听见你说的是上路,怎么着?你想把小米摇到上路去用石头人,然后自己来打辅助吗?”

“我觉得我可以的!”

蓝荟和梨珍珠还没说话,米萝莉就举手握拳,自信满满的说道:“虽然我上单除了诺手玩的都很菜,但用石头人混住还是没啥问题的!”

“是吗……”

“米姐,你真的没问题吗?”

章紫涵和蓝荟都有些怀疑,虽然说tsm的上单hauntzer在世界级的上单中排不上号,但他依然是一个世界级的上单,不论是对线、打团、支援都十分的老道,米萝莉这个只会用诺手打线上,每次玩还都要带疾跑的人真的能打好上路吗?

“总之,石头人可以先选下来,我也可以自己玩的,别小看我的石头人。”梨珍珠一力坚持道。

“那就选吧。”

既然梨珍珠坚持,章紫涵就让蓝荟把石头人选了下来。

梨珍珠的决定总是有道理的,哪怕是临时的想法,这是tq队内的共识,而且,如果辅助要选软辅,上路还不补肉的话,tq的阵容也确实有些缺前排了。

总不能靠前期要出输出装的皇子来单独撑前排吧?

这么一想,石头人选的好像也还行,还能和发条皇子配合打团。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像梨珍珠的队友一样完全理解并支持她的决定。

“tq的第四手……居然直接亮石头人上单了吗?”

lpl的解说台上,梨珍珠和章紫涵的选人让负责解说这一场揭幕战的娃娃和米勒都愣了一下,过了好一会,米勒才缓缓说道:“这可真是……有些意外啊。”

直播间的弹幕也是一片“惊了”,光是珍珠姐在打tsm这样的弱队时先亮肉坦就够他们意外的了,更何况,梨珍珠石头人的生涯使用率还是0%!

彻彻底底的0%,不止比赛没用过,哪怕是直播打rank和训练赛,她也从来没用过石头人打上单!

虽然很不理解,但作为解说,娃娃还是在挑好的说:“不过石头人嘛,对线不怎么怕被ter,打团配合发条皇子效果也是很不错的,现在就看tsm的四五手选什么了。”

tsm的教练当然是继续坚持打保护,对线好打发条,打团也能用大招打反手的沙皇先选了出来。

这样tsm的阵容里就有三个反手了,上单位肯定要补先手。

于是,在上路,tsm的教练给hauntzer选下了他最拿手的进场开团英雄凯南。

虽然we的上单凯南才被梨珍珠在总决赛里打爆了,但那是长手打长手输了,现在长手打短手,凯南打石头人,总不至于还打不过吧?

hauntzer作为北美少数能和impact还有今年回到了lck,成为了skt首发上单的huni争锋的上单,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对线输给一个石头人的。

哪怕是世一上的石头人,它也只能是个石头人而已!

这样,tsm的阵容就成型了,看着自己缔造的这样一个反打能力非常强,进场开团的能力也不缺的完美阵容,tsm的教练露出了笑容。

他觉得自己的阵容没有缺点,无论对手最后一手辅助补什么,他的bp都是赢过了对方那个女教练的!

但他不知道的是,看到了tsm的阵容后,梨珍珠的脸色便兴奋了起来!

太好了!他们全是小脆皮!

她已经按捺不住她那个大胆的想法了,于是立刻表露了自己让蓝荟给上路选石头人的最终意图:“给我拿螳螂吧!”

“……啥!?”

连着麦的另外五人不约而同的惊呼了一声,章紫涵旋即便走到了梨珍珠身后,双手用力按住她的肩膀,一脸震惊的问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现在我们缺的是辅助诶!”

然而,梨珍珠却给了章紫涵和队友们一个非常出人意料的答案:“皇子可以辅助,子姐你和蓝荟都是打过下路的,默契也不缺,你就拿皇子去辅助吧!”

章紫涵张了张嘴,不禁捂脸道:“你认真的吗?”

路人局里确实有皇子辅助的打法,但皇子一直没被职业辅助开发过,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虽然这局比赛tsm的阵容看上去确实可以让她们把皇子换去打辅助,然后选个螳螂来打野,但这样临时变阵也太过了吧?

“这……也不是不行。”

赵倩倒是无所谓自己换位置啥的,只是有些不理解梨珍珠为什么要这样做,便有些奇怪的问道:“为什么你突然想玩螳螂打野啊?”

“也是突发奇想。”梨珍珠也没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就是刚好想到,觉得不错,就打算这样摇摆来试试看:“正好你不是总用不来螳螂这样的刺客嘛,这局比赛你可以看下我是怎么玩螳螂的。”

“那好吧。”赵倩也很好奇,梨珍珠的螳螂会是怎么个玩法,她的螳螂又到底是欠缺了什么,才一直玩不起来?

我不太想接受啊……皇子辅助啥的一听就不靠谱!

蓝荟撅了噘嘴,却又笑了起来。

但要是和倩姐姐一起打下路的话,不论是什么英雄,都一定可以的!

“你们都没意见吗?”

章紫涵看了看几个当事人,发现她们居然都没有意见后,便无奈的摆了摆手:“那好吧,我就由得你们任性一回,但如果出问题了,梨珍珠你以后有啥想法就都必须在休息的时候再提,知道吗?”

“噢噢。”

米萝莉已经等不及了,直接在全场观众和解说们的惊呼声中,在各大直播间“???”弹幕的覆盖下,在bp画面中亮出了那个紫色的身影!

“gegood!”——改变就是好事!

虚空掠夺者,登场!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