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黑白长发男子站在院中。

身旁依偎着一名有着幼稚童颜,却有着傲人身材的女人。

还有一位艳丽无双的女子,在男子面前翩翩起舞。

人,很美。

舞,更迷人。

却是杀人之舞。

水袖飞出,缠石崩碎。

团花击地,爆起阵阵土石。

看着君莫愁,向天笑若有所思,用手肘轻碰了一下挂在身上的花无颜,柔声道:

“师妹何不上去与妳师姐喂喂招?”

花无颜小脸顿时通红,只因向天笑适才无意间撞到了她的‘玉兔’。

向天笑也一下反应过来,霎时也是红韵上脸。

街拍小炎辣妹秀丽又迷人

“嘤咛”一声,花无颜从向天笑身上下来。拿出自己的兵器,扇势一挥,撞入君莫愁的舞袖中,却是为了躲避尴尬。

回忆了一下方才的触感,向天笑立马收起心神,沉入到生死门中。

将无相神功、素女心经、幽冥神功、幽昙邪花决、流云水袖,一鼓脑的丢进生死门。

向天笑这是结合了莫愁所习变异真气,加上他自己的修为见识,做出的判断。

《幽昙冥花本生无相经》,简称:幽昙神功。

此功,威力虽未提升,却采集了众多功法之长,包含有:

《冥花决》

一种内功心法,形成一种正道罡煞的真气,刚好可以与莫愁体内异种真气相合,名曰:冥花真气。

同时,此真气一但运转,人身周围会有‘冥花’具象护身。

《幽剑冥花舞》

以真武素心剑法为蓝本进阶,手持特制两朵短剑团花,以女性舞蹈为外形,暗藏凛然杀机。

动作优美,暗含妙机,可规避腾挪,并以优美的舞姿步伐隐藏杀机,让人无迹可寻,无可闪避。

同时,该舞步能造成一种幻觉,迷人心智。

《幽冥神掌》

与昆仑派众多掌法不同,此掌法无声无息,中者冥花真气缠身,身现冥花斑纹,每缝月圆之时身痉挛,苦不堪言。

……

体会着《幽昙神功》的奇妙,向天笑都有些动心了,实在是此功太过神奇。

不过,莫愁学了和自己学了是一样的,功法还是不要贪多,有包容阴阳的‘玄冰烈火真气’,向天笑很知足。

假借引导的方式,向天笑十分隐蔽的将《幽昙神功》教给了君莫愁。

莫愁是多聪明的姑娘呀,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在惊讶向天笑武学天赋的同时,心里亦是被幸福感挤的满满的。

当一个男人,事事处处为妳设身处地着想,生怕伤害到妳时,这个男人就一定是找对了。

“还请师兄代劳,把这门功法腾写下来。”莫愁娇娇柔柔的说道。

向天笑求之不得,满口答应。

刚要转身回去腾抄,又被一双纤纤玉手拽住。

但见,花无颜嘟着小嘴,十分萌化的说道:

“人家也要!”

撇了一下嘴,这功法真不是说有就有的,向天笑看着花无颜拿着大扇的样子,机灵一动。

‘那鬼扇先生不是还有一把黑骨铁扇吗?’向天笑有了主意,一手摸着无颜的脑袋揉了揉,溺爱的说道:

“小师妹有言,做师兄的必然不让小师妹失望。”

说完,返身回房,却是才想起房子早让自己掀了,正说换个住所,就看见高义盘坐于地下。

向天笑不知是今天第几回吃惊了,就见高义头发亦是变的一黑一白。

与向天笑稍有不同是,向天笑是左右,各占一半。

高义却是大部份是黑发,只有右额前部几缕头发是白色的。

这才过了多少点时间呀,高义竟然能够功法速成?!!!

除了阳逍,再排除嗑药因素,能如此这般一步而就的现象,在昆仑派还是第一次。

君、花二女跟了过来,也是看见了高义,就听君莫愁带着一股子醋味问道:

“这个女子为何在师兄房间?”

又是一怔,向天笑奇怪的看着君莫愁,她难到不认识高义?

不会呀,高义侍候向天笑不是一两天了,那还有不认识的。

再度看向正在收功的高义,向天笑有点明白了。

他是天天见着高义,所以感觉不明显。

此刻的高义,那还有半分男孩子的样子。

喉结没了、头发变长了、腰更细了、胯更圆了,胸前隐隐还有突起。

向天笑眉头一皱,暗忖道

:‘不好!没想到这功法还有变性的负作用,这可怎么给弟子交待。’

高义缓缓睁眼,睫毛长长而眨。

很快,高义就发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

向天笑上前一步,正欲张口,就听高义娇声叫道:

“太…太…太好了!”

话一出口,高义就发现自己声线也变了,欣喜的朝向天笑一拜,娇声道:

“弟子高义,叩谢掌门成!!”

向天笑表情相当的怪异,隐隐约约他感觉到,高义虽说样子有些变化,但实际上还是男人,最多算是阴阳人。

要彻底变女,非一日功能办到。

听着高义的声音,向天笑暗忖:‘原来你是个真正的变态呀。’

花无颜失声道:“你是高义,但你……”

高义笑了笑,又是给向天笑嗑了一个头,言道:

“启禀掌门,弟子想改个名字,以免太过惊骇世俗。”

向天笑连忙点头,他刚想到,若是派中长老问起他如何作答?弟子们又会怎生看待这件事?

如果高义改了名,那就一切好办了,向天笑这就问道:

“你可有自己中意的名字?”

“弟子早已给自己想好过一个名字”高义轻垂螓首,带着点不好意思说道:

“以前,只要是四下无人时,我就经常以这名字自称,现下到是合用,便是高翠兰,掌门听着可还顺耳?”

这名字够土的,向天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高义……现在叫高翠兰打小没读过什么书,识字还是上了昆仑派后才学的。

旁边,君莫愁到是很快接受了这一变化,虽然也是惊奇,但在昆仑派呆得久了,也就见怪不怪了,这便说道:

“我看师兄这门功法很是神妙,想来不可轻传,要不师兄就收下高…翠兰吧。”

略一思考,向天笑点头道:“也罢,算是我们有缘,从即日起,你便是我向天笑的第四师弟子,门中排行第九。”

翠兰大喜,又是磕头,向天笑将其扶起,又道:

“今后需要向你大师兄多学习,不可行参踏错。”

“是,师尊!”翠兰俏生生的叫了一句,又低头道:

“弟子小名便是九儿,现下又排名第九,到是巧了。”

花无颜直接拉过翠兰便道:“那以后就叫你九儿,来!跟师姑去换衣裳。”

向天笑再惊,连忙拉着无颜道:“让他自己去就好,师妹不是还想学门功夫吗?”

之所以向天笑相阻,却是知道九儿本身还是男的,只能说九儿心理上已经把自己当女人了。

向天笑总不能让自己内定的媳妇,看见别的男人身体吧,那怕是半男半女。

九儿带着《天蚕变》下去了。

向天笑这才长舒一口气,先就把《幽昙神功》写出来,交与莫愁。

接着借口参详功法,让两位师妹给他护法,自己又悄悄进到生死门。

:。:

最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