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谷寨外,方世玉扛着林小丫,小短腿儿翻飞,当他们来到寨门前时,村寨已经严阵以待。

方世玉在下方喊道:“喂,开门,我是方小羽。”

“方小羽?”

守在寨门上的村民探出头,发现下方确实有两个小家伙。此次兽潮来袭甚快,村民们手忙脚乱,都来不及去召回外出的小家伙们。

在这莽荒大地,大人们可不会一直看着小家伙,生死靠天命,而小家伙也不能总缩在寨子里,雏鹰不历经风雨永远别想成为制霸天空的雄鹰。

这次,寨门没有打开,而是从上面丢下来一根粗壮的草绳,那意思很明显要方世玉爬上去。

方世玉扛着林小丫,他之所以没有御空进去,就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放我下来!”

林小丫羞愤道。

“哦!”

方世玉将林小丫扔在地上。

爬起来的林小丫满腔怒火,她挥舞起小拳头,但终究没有落下去。

倾洒阳光早安少女惬意温暖私房照

小丫头三两步来到寨门前,抓着神绳索几步腾空爬了上去。

上到墙头,那守卫的村民问:“你不带方小羽上来?”

小丫别过头转身跳下城墙向里面的石屋跑去。

方世玉见此却是摇了摇头。

他学着林小丫的样子,抓着绳索向上攀爬,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刺耳的声啸响起。

接着就有人视警道:“凶兽来袭,是三头鸠鸟!”

“鸠鸟?”

方世玉回头看去,却正好看到以六爪三头的鸠鸟正伸出尖锐的爪子向他抓来。

就在方世玉准备暴露实力时,一羽利箭从寨中射来。

那利剑正中三头鸠鸟的心脏,鸠鸟发出一声啼鸣,却是一头栽倒在地。

“方射雕威武,方射雕威武!”

方世玉抬头望去,发现此身的便宜老爹正看着自己。

“赶紧上来,磨蹭个啥?”

方世玉“哦”了一声,手脚并用爬上了墙头。

此时他回身再望,却是看到密密麻麻乌压压的一群鸠鸟正往寨子袭来。

有村民绝望道:“完了,这次是真的完了。”

方射雕招手示意方世玉过去,方世玉望了望左右迈着小短腿儿跑了过去。

方射雕低下头轻声道:“你下去,到我床头,那里有一快白色的玉,你拿着它带上林丫躲在地洞中,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出来。”

方世玉顿了顿,他看向后方的寨子,如方射雕所言,寨子中的人都开始安排自家的小家伙,地洞,多半是他们准备的后路。

而很显然,大人们要做的就是拼死抵抗,亦或是用自己的血肉喂饱这些凶兽,唯有如此,躲在地地洞的小家伙们才有一线生机。

方世玉看到这一幕,不禁有些动容,再看向方射雕那饱含深情的目光,方世玉不知道这里是否为真,可是这一刻他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

试炼也好,托身于此也罢,方世玉却是无法独自避祸。

方世玉挥了挥稚嫩的拳头,露出几半洁白的门牙。

“阿大,其实我很强的。”

放射雕眉头一皱,神情凝峻地说道:“快走,别胡闹!”

方世玉摇了摇头,他拿起地上的一把弓箭,因为个子小的缘故,他不得不手脚并用,再用牙齿刁一枚羽箭。

“嗖”的一声,羽箭飞出,远处一只鸠鸟应声而到。

村民们看着这一幕却是愣了几息,接着又爆发出山呼海啸的颂扬声。

“虎父无犬子,我就说方小羽将来一定不一般。”

“可不是吗?他可是我们寨子里最能吃的!”

“以后他就叫方无量了。”

“方无量,方无量….”

方世玉黑着脸,神他么的方无量。

方射雕见到这一幕,却只是微微惊讶了一下,他从来不觉得自己的儿子是废物,因为方小羽是天人的儿子。

方射雕道:“胡闹,赶紧走!这里用不着你一个小家伙送死。”

方射雕的话宛如一盆冷水浇在村民的头上,是啊,多一个方小羽又怎样,外面那是如乌云般的鸠鸟。

纵然他们父子一箭射一只,但那可是一个族群的鸠鸟,就算用光寨中所有的箭矢都不见得能射杀完。

最重要的是如此大规模的袭击,此次定会出现鸠山王。

如果白石城那边不出手,村子的命运已经是注定的。

许多人看向方世玉:“好孩子,你是我们栖霞谷的射雕英雄,去吧,未来重建栖霞谷需要你。”

一瞬间,村民们就下定了决心,牺牲自己保护这些小家伙,保护未来的希望。

方世玉一动不动,而是继续拉弓射箭,他知道这样也许于事无补,但心里面终归要好受一些。

方世玉不知道试炼的目的,也不知道如何通过试炼,但他知道做事要问心无愧,巨灵神的话语还在他耳边回响。

“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但生亦何欢,死亦何苦?

他感受到了这些莽荒人族的豪情,那种为了族群,为了后代不畏牺牲与凶兽搏命的豪情。

方世玉在暗暗蓄力,他想要努力冲破体内的界限,他感觉到了自己的修为是被封印了,自己体内有一股庞大的力量。

或许解封这道力量,就能解除今日的危局。

方射雕却呵道:“孩子,住手!”

方世玉倔强道:“不!”

他咬牙切齿,一边拉弓,一边奋力的冲击着那层封印。

“咔嚓!”

一丝细弱蚊声的裂响传来,但这并非是封印破开的声音,而是方世玉身体破碎的声音,他的皮肤开始裂开,他的骨血开始往外渗出。

方射雕冲过去准备抱住方世玉,却被方世玉周遭溢出的能量弹飞。

“停下,方小羽,听阿大的话停下!”

方世玉强忍着身体之痛,他知道现在不能停,泄了这口气,他再也没机会解封体内庞大的能量了。

方世玉知道快到极限了,他在赌,他赌自己身体爆炸之前,冲开那封印。

此时,鸠鸟中飞出一只巨无霸,它正是鸠鸟王,那鸠鸟王好似感应到了什么,它再次发出一声长啸催促着鸠鸟向方世玉冲去。

方世玉知道不能被动了,他脚下生出祥云,向鸠鸟群飞去。

村民们见此惊呼出声:“天…人!”

众人尽皆看向方射雕,以前方射雕曾向村民们吹嘘过,他遇到过天人,而方小羽就是天人的直系后代。

如今他们信了,在这个世界上,唯有天人和神人可以御空飞行。

方世玉驾云撞向鸠鸟群的同时,他的身体与体内的封印同时破裂。

“轰!”

一道蘑菇云在鸠鸟群中炸开,这一炸,鸠鸟如下饺子一般一个接着一个的坠入莽荒大地。

甚至引起了远处持斧强者与凶兽首领们的注意。

持斧强者微微感应,他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息,是之前那个小孩儿。

他并没有去驰援,因为比起一个小天人的性命,抵御眼前的兽潮才是他任务。

栖霞谷外,方世玉拼劲最后余力的一炸,却是让鸠鸟一族不敢再越雷池半步。

方射雕一步跳下墙头,他要去找方小羽,无论生死他都要找到自己的孩子。

而此刻的方世玉,却是四肢无力的瘫软在地,在爆炸的那一瞬间,体内的封印同时破除,一股清泉般的能量流出,不断维持着方世玉的身体不被涨破。

最后,他甚至被痛晕了过去。

当方射雕找来时,方世玉正躺在鸠鸟的尸体堆上,他呼吸均匀,肌肤嫩白,如果不是他周遭的血迹,没人相信这个孩子刚才经历了一场人间地狱血火洗礼。

天上鸠鸟正在远去,那一炸,让它们感受到了天人气息,而天人却非是他们这些小族可以对抗的,哪怕是鸠鸟王也不行。

当方射雕将方世玉带回村子时,村民们不约而同地跪伏在地。

方射雕并没有拒绝,因为他知道这一跪不是给自己的,而是给怀中的孩子的。

……

西风渐去,东霞又来。兽潮退去的十年后,方小羽已经长成了一个十四岁的俊朗少年,他不仅遗传了他父亲的坚毅,还继承了他天人母亲的柔美。

那一战,让方小羽成为了栖霞谷的神话,就连白石城都派人来检测过方小羽的血脉,确实为天人嫡系血脉无疑。

只是关于方小羽母亲的身份,众人却是众说纷纭,有人说方小羽的母亲来自于白石城,还有人说方小羽的母亲来自更遥远的荒神城,也有人说,来自于传说中的天人部落。

但谣言终归是谣言,这么多年也没见方小羽的母亲回来过。

十四岁的莽荒少年已经算是大人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只是本来与方小羽有婚约的林小丫却因为某些原因显得自卑了起来。

三年前,有流窜的凶兽袭击了林小丫的寨子,他父亲战死,母亲也因伤重而亡,此后林小丫就寄居在方小羽家里。

只是父母皆亡,外加上林小丫的脸被凶兽抓破,以至于林小丫从一个活泼少女变成了一个沉默不言的人。

村子里的一些小孩儿暗地里还叫她丑小丫,一些同龄的少女更是直言不讳地说她配不上方小羽。

这一日,方小羽又从荒野中带回来一只硕大的凶兽猎物。

村民们欢天喜地,自从有了方小羽,他们的日子那是一天比一天好过,不说顿顿有凶兽肉吃,但隔三差五还是能饱食一顿肉食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栖息谷上寨子的实力却是越来越强,少年们一个个生龙活虎,中青年也变得力气更大,捕获的猎物也更多。

方小羽直接把猎物放在广场上,丑小丫会拿出小刀取下猎物最精华的一部分带回家。

这是莽荒部落捕猎的规矩,出力最大的人获得最好的猎物。

按理说,这是方小羽一个人打回来的,他完可以独享,但他从来都是分享给村民们的。

丑小丫也算是方家的人,除开一些少女指指点点,也没人说什么。

丑小丫捧着最新鲜的血肉回到家,却听到方射雕的声音传来,方世玉也在身后。

“丫头,你与小羽的该成亲了。”

丑小丫一顿,手中新鲜的兽肉掉落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