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夏不在,你这一天没精打采的,小汐是不是想他了?”季晓冉不知道苏亦夏忙什么去了,这一天都没来学校,这都放学了,浅汐还一直都低着头。

“你别乱说了,天天那么八卦,说好的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呢?”浅汐努努嘴,她倒不是在想苏亦夏,而是那么可怕苏笙非……

“好啦,小汐,那我先走啦,你也知道,我家里最近都在忙慈善晚宴的事。”

“嗯,你先走吧,88。”浅汐朝她挥挥手,深深的叹了口气。梓安哥哥居然让他和苏笙非一起回家,难道她自己回不了家吗?一想到苏笙非那副面容,浅汐连嘴角都变得僵硬了。

无奈之下,浅汐每一步都很沉重,朝着苏二少的拳击社走去。左苏家的白小姐,现在在学校也是出名了,校园网时不时就能出现她消息,开始浅汐还不适应,久而久之,也就习以为常了。

“前面那朵白莲花,你给我站住!”这个称呼,浅汐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心情已经不美丽了,为什么总有人喜欢找她麻烦呢。

看着浅汐停住了脚步,方琳娜快步走到了白浅汐的面前,她还是浓郁的烟熏妆,一身太妹的装扮,明明是位富家千金,奈何品味如此独特。

“有事吗?”浅汐一副苏梓安上身的模样,不冷不热的。

看着浅汐这个态度,方琳娜的火气不打一处来,“抢了别人的男朋友,还能那么理直气壮?上次是谁和我谈礼貌教养的!”

“我什么时候抢人男朋友了,你能不能不要乱说话?你们很莫名其妙,我和你又不熟,为什么总喜欢粘着我呢?”浅汐也是气的不轻,这个方琳娜总是跟她过不去。

“你不知道今天苏伯父,苏亦夏可都是在秦家,都见家长了,订婚是早晚的事。你当你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方琳娜得意极了,浅汐接收到的信息,亦夏今天居然在秦家,方琳娜的样子并不像在骗人。“现在你还不承认自己就是个小三吗?”

“我跟亦夏只是朋友!”方琳娜咄咄逼人,她的大脑实在反应不过来。

清纯美女初夏白色唯美写真

“呵,朋友?那天晚上在酒吧,是谁跟亦夏又抱又搂的?现在这会还装什么白莲花!”方琳娜的声音很大,加上是放学时间,来来往往的人像得了什么大消息一样,敏感的抓住了关键词,订婚!小三!酒吧!搂抱!白浅汐!苏亦夏!

“你!那天晚上明明是你骗我喝了酒!”浅汐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是这么一解释,越描越黑了,吃瓜群众,一副幡然领悟的样子,原来是酒后乱性!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她听不见周遭在说她些什么,总之不是好听的话,她实在不想待在这里了,也不理方琳娜,直径想走出人群。

“怎么了,被揭穿了假面具,就想跑?怎么不装可怜装单纯了?”方琳娜的力气出奇的大,她锁着浅汐的肩头,又给她拽回了。其实她本来也就是看到了这朵白莲花,心中不愉悦,想骂她两句,却没想到白浅汐那么配合,达成了这么壮观的效果。这样的好机会,她怎么能让白浅汐逃走。

方琳娜看着浅汐无助的样子,越发的得意,苏亦夏在秦家,看还有谁来救她!

“白浅汐,我还是觉得你改名成白莲花比较好,怎么这会离了男人就不行了?装哭?博同情?你以为你住进左苏公馆,就是大小姐了?你这样的交际花,苏家少爷我看也就几天新鲜劲,玩腻了,也就扔了!”方琳娜心里痛快的都收不住,话语越来越过分,看着白浅汐泪眼汪汪的样子,她就觉得恶心,装,继续装,她就要扯了她身上的这身羊皮!

众目睽睽之下,浅汐无处可逃,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涌,可是她没有丝毫办法,如同赤裸在众人的面前。

“小汐!”人群自觉的让出了一条通道,一个身影的出现,让周围的人,又一次惊呼起来。

她泪眼朦胧,向她走来的男生,一把将她护进怀里。

“乔哲哥,你也被她勾引了?”方琳娜的气焰瞬间弱了下来,可是她好不甘心。

“方琳娜,你这样颠倒黑白,有想过方家要付出的代价吗?”刚刚太痛快了,痛快的忘乎所以了,她竟然忘了,忘了他们方家!

“我……我说的哪句话是假话了!她!是不是和苏亦夏又搂又抱!你说话啊,白浅汐你敢昧着良心的否认吗?”方琳娜又气又闹,指着浅汐质问,为什么所有人都向着那朵白莲花,反正她说的都是事实,她没错!

“你这种女人,多看一眼,我都嫌脏!”面对方琳娜的不可理喻,姜乔哲扶着浅汐,大步向前走去,在经过方琳娜身边的时候,他停住了脚步,低声道,“左苏家顾忌简家,我龙乔集团不怕!再者说,简家愿意为你方家和我们撕破脸吗?”

方琳娜瞬间石化在那里,蠢不可怕,最可怕的被自己蠢死。“你们这些男人都疯了!都疯了!”回过神来,朝着他们离开的背影,疯狂的大喊!

姜乔哲将浅汐安坐在花坛上,递过一方手帕,“还好吗?”

“谢谢你,我没事。”浅汐擦着眼泪,努力的挤出一抹微笑。

“她这样欺负你,你为什么不反击回去?”

“我……她说的话都是真的,我怎么解释,怎么错……”说着说着,浅汐刚止住的眼泪,又掉了下来。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回头帮你教训那个方琳娜!”看着浅汐哭的梨花带雨,姜乔哲这心里一阵难受,刚刚那种情形,换谁也接受不了,何况是这只小白兔。

“别,乔哲哥,不用了,我不想把矛盾越惹越大,她不喜欢我,我离她远点就是了。”浅汐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止住自己的抽涕。

“今天你放过她,不代表她明天会放过你!不是所有的善良都能得到回报!”姜乔哲的语气不容置疑,浅汐的眼神带着困惑,这才是正确的生存方式吗?

“那个,乔哲哥,你今天怎么会在这?”浅汐不想再聊那个不愉快的话题,姜乔哲今天怎么会突然的出现?

“我在这等你啊。”姜乔哲换了副神情,才想到今天来这里的目的,也还好他今天来了。

“等我?”

“想请白小姐吃顿饭,不知道白小姐可否赏脸?”他很绅士的做了邀请的姿势。

他突然的出现,然后突然的说为了自己,为了请自己吃顿饭?浅汐的内心是拒绝的,她和姜乔哲不过是一面之缘,只不过他今天为自己解了围,她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拒绝。

苏笙非远远走过来,就看见浅汐和一个男人在一起,说好了去找他,等了那么久等不到,还让自己来找她,这个村姑是胆肥了吧!放他鸽子和其他男人约会?

“白!浅!汐!”苏笙非的声音,直接穿透了浅汐的耳膜,那是灵魂上的撞击!“你给我过来!”又是招牌动作,苏笙非见到她,不是扯就是拽,就跟自家养的宠物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