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一开始我还以为这会是场无意义的屠杀,现在看来,我错了!你值得我出手!!”

千域皇子脸上渐渐渗出了天魂纹路,身上澎湃的魂力也转化为了金灿灿的元力,其人就像天神一般,屹立于半空之中。

千域皇子认真了。

下头人心惊肉跳,激动而兴奋。

老牌宗师认真出手,这可是极为难得一见的。

白夜依旧淡漠而望。

黎狂见状,不屑一笑:“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屠刀架在脖子上尚且不知,看他待会儿怎么死的。”

但就在这时,白夜的脸上也攀爬出了天魂纹路,魂化元力,两股力量在空中相互碰撞,互不相让。

密密麻麻的霸气纹路将他的脸彻底占满,澎湃的元力就像崩塌的大坝,倾泻而下。

四尊天魂!

而且,皆为三变天魂!

众人骇然。

清新森系捧书美女阳光下意境写真

黎狂张口结舌。

不过下一秒,众人更加惊骇了。

因为白夜的脸上攀爬蔓延开来的天魂纹路,竟比千域皇子还要浓厚数分,细数一番,瞬间让四方魂者炸开了锅。

“五尊天魂?”

仇剑杀露出愕色。

这要何等天赋,方能得到五尊天魂啊!要知道千域皇子这位宗师榜第三存在,也不过四尊。

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天魂一阶人实力如此可怖。

“可以。”

千域皇子点点头:“光冲这点,你有与我一战的资格。”

话音落下,千域皇子疯狂下坠。

人未到,魂势已到,其魂势犹如千军万马,疯狂冲击白夜,就好像站在一条巨大的瀑布下。

白夜也祭出魂势,与之硬拼。

千域皇子哈哈大笑:“你不过天魂一阶,而我已是阳魂至尊,你竟然敢与我拼魂势!!简直可笑。”说完,魂势徒然加大,疯狂轰击白夜的魂势。

白夜后退几步,脚下大地裂开,没有表情的面部也终于露出了一丝凝重。

千域皇子说的不错,白夜与他最大的差距就是魂境了,而且魂境之间的差距,还不是依靠**的强度及天魂的数量能弥补的,毕竟千域皇子的天魂数量也不少,变异层次也与他同样,如果硬拼天魂,便是以己之短,敌之所长。

这是大忌。

白夜双脚后点,人瞬间弹开,千域皇子魂势坠下,将火山腰彻底洞穿。

“跑?”皇子冷漠哼,八条金龙之影骤然变大,凌空扑向白夜。

“墨武神剑诀!”

白夜手指速点,隔空弹出大量凄厉剑气,隐没之后,围绕着金龙快速斩击,一个呼吸间金龙已吃了近千下轰击,冲击也变得滞缓起来。

这些剑气极为锋利,饶是千域皇子的气息浑沉如石,却依旧被之轻易切开。

好可怖。

远处的宗师们心头发麻。

很难想象,这居然是一位天魂境一阶之人所释放出来的招式。

“黎狂,你觉得若是你,对上白夜的这一击,可有信心破之?”仇剑杀微微瞥首,对不远处的黎狂道。

“哼,不过雕虫小技罢了”黎狂不自然的说道,但谁都看得出,他不过是强撑着死要面子而已。

仇剑杀眼里掠过一丝不屑,视线重新落在白夜身上。

白夜虽然魂境羸弱,但肉身成圣,天魂无双,以剑气御之,竟成功的阻隔了千域皇子八龙袭杀,尤为凌厉。

千域皇子面色沉冷,身形落地,驾驭着八龙之影,一步步朝白夜逼近。

铿锵铿锵

八条狂龙张开大嘴,将那肆意乱溅的剑气尽数吞吃,无比可怖。

“饕餮神火!”

白夜身躯震开,点燃空气中的元力。

哗啦。

八条狂龙化为火龙。

“燃烧天魂!”

杜崖惊呼而出。

“但这没用。”仇剑杀摇了摇头。

“为何?”杜崖侧目。

“因为千域施主的八条狂龙之影,是从我佛八部天龙心诀中演化而来的,八部天龙,含有大同、随心、化欲之心诀,千域皇子这八龙之力,可以轻松吞噬对方魂诀,白施主虽然手段奇特,但千域皇子殿下,正克制了他这份力量。”

旁边的圆渡念了声佛语,缓缓说道。

衣白秀与冷有容心脏顿凝,紧张的看着那头。

果不其然,饕餮之火刚刚蔓延到八龙之上,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不光如此,八龙之躯竟还涨大了一圈!

“嗯?”

白夜微露愕色。

最为自信的饕餮神火,不仅没有起到半点作用,反而被对方利用了?

“呵呵,你这点伎俩,岂敢在本宫面前献丑?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魂力能与我抗衡。”

千域皇子面容倏肃,大咤一声,八龙齐坠,携天崩地裂之势轰袭而去。

白夜刚要起身避开,一股恐怖的九重大势瞬间坠压于他身上。

九重大势巅峰!

千域皇子的九重大势,竟比白夜的九重大势还要强上一筹!!

咔嚓!

白夜双脚八开,脚掌不断朝地下沉去。

这样下去不行!

他暗吐了口气,浑身黑脉闪动,双脚一瞪,高高跃起

但在这时,八龙袭来,气势恐怖如斯,几欲遮天!

咚!

白夜被一条龙头狠狠的顶在火山之上。

“狂龙破灭!!”

千域皇子眼神一寒,抓住机会,撕裂般的吼着,八条狂龙像是发了疯似的朝白夜猛砸。

咚!咚!咚!咚!咚!咚

惊天动地的坠击声不断响起,整个火山彻底裂开,庞大的岛屿就像是狂风暴雨前的一条小舟,疯狂摇晃。

那景象,好似末世降临,众人看到头皮发麻,神魂皆颤。

这样可怕的攻势,谁抵挡的了?

“白夜!!”

冷有容小脸煞白,身躯颤的厉害。

衣白秀面容复杂,眼里尽是悲伤。

“白宗师这次怕是完了。”杜崖狠狠叹了口气。

“他自不量力,死有余辜,虽有几分实力,却敢与千域皇子这样的老牌宗师交手,简直不知天高地厚,要知道,哪怕是我也不敢与皇子殿下交手,他的帝王龙诀已接近大成,整个千域国度,除了千域君王外,谁都不是皇子对手。”仇剑杀轻哼。

“死的好!死的好!哈哈哈,老子早就看这个家伙不顺眼了!他死了,老子也省心,哈哈哈”黎狂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

“阿弥陀佛。”圆渡打了个佛语。

八龙疯狂的轰击还未停下,岛屿边缘眺望着这惊天大战的魂者们也无不面露震骇。

“白夜就这么死了?”

“那是当然,也不看看他对上的是谁,那可是千域皇子殿下啊!宗师榜排名第三的存在,连仇剑杀宗师与圆渡大师都得让着的人,能是白夜招惹的?”

人们感慨万千,或冷笑,或长叹。

“老大”

严牛瘫坐在地上,看着这一幕,突然捶胸顿足,嚎啕大哭。

而一直默默注视着这头的马玉及黄烈山却露出气恼之色。

“这个混账白夜,居然死在了千域皇子手中,他若被皇子杀了,那他身上的宝贝咱们可就得不到了!”马玉气的直跺脚。

黄烈山则苦笑不已:“马玉,你也不想一想,倘若千域皇子杀不死他,那这人还是我们能招惹的吗?我看咱们还是别打白夜的主意了,搞不好要把自己搭进去!”

“你该不会是怕了吧?”马玉冷视黄烈山。

“他都是死人了,还有什么怕不怕的?”

“哼,先不说他会不会死吧,倘若他侥幸没死,那这就是咱们天大的机会!”马玉狞道:“白夜羞辱过我,无论如何,我都要取他性命。”

黄烈山颤了下,立刻明白马玉的意图。

若白夜死了,那自然最好,倘若没死,他们也还有机会。

如果白夜没死且出了小虚幻境,吗黄马二家,怕要遭受灭顶之灾啊

哗啦!

八条狂龙停止了轰击。

那儿尘土飞扬,乱石迸溅,千域皇子淡漠的立于半空中,手掌一扬,八龙收回,围绕着他环绕起来,整个人巍峨而霸道,绝世无双。

人们急急朝那望去。

弥漫的尘土渐渐消散。

那儿的景象也映入人们眼中。

只见整个庞大的火山腰处,完被轰穿,一个巨大的洞出现,恐怖的岩浆从里头喷涌出来,哪还看得到白夜的半点身影。

“连渣都不剩了吗?看样子我们高估此人了。”

仇剑杀淡道。

“千域皇子不愧是第三宗师,这种手段,我等望尘莫及啊。”杜崖深吸了口气道。

众人神情各异,纷纷转身,准备离开。

他们震骇于千域皇子恐怖的手段,而对于这一结果,并不意外。

毕竟只是天魂一阶,岂能逆天?

千域皇子也未再去看那头,手掌一扬,卷起火山口的一抹尘土,便朝山下行去,准备进入第四层。

胜负已分,战斗结束。

人们叹息。

然而这时,一声沙哑的声音从火山腰处传来。

“怎么?不打了?”

准备下山的千域皇子步伐顿僵,扭过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头。

却见滚滚眼睛冒出大量气泡,继而一名浑身散着红光的男子从岩浆内走了出来。

白夜!!

他竟气息不消,身形不灭,浴火而来。

刹那间,举世惊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