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衣卫到来事情尘埃落定,猥琐男极其同伙部被抓,只有伺候司马懿的女子被特赦,落到锦衣卫手里捕头姐夫可不管用,这群犯罪分子注定不会再有好日子过,只能蹲在牢里忏悔今日的行为。

司马懿和庞统被锦衣卫护送回家,回去的路上庞统耷拉着脸一言不发。

司马懿若也挨顿揍他心里也能平衡些,可是……

同样是人,待遇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该死的大魏,什么时候颜值即正义了,你们就不会瞪大眼睛,透过表象看到我满腹的才华吗?

今天这事虽然圆满解决,却足以让庞统怀疑人生好几年。

司马懿的心情却格外舒畅,莞尔笑道:“士元,要不咱再去逛逛妓院,解决一下你未了的心愿。”

庞统立马扭头怒目而视,不带这么往伤口上撒盐的。

宵禁时间即将到来,两人也没心思在路上多待,准备各回各家,不等分别迎面冲来一匹快马,跑到两人面前停下说道:“将军,军师,诸葛亮进犯武都,徐副都督兵败嘉陵桥,命将军立刻率兵出散关,进攻褒斜道堵住汉军归路,抢回被迁徙的百姓。”

司马懿庞统对视一眼,脸色同时大变。

徐晃是左副都督,夏侯渊阵亡后他便是西北军最高统帅,理论上有权调动关中及凉州所有军队,又逢战事,他们必须服从命令。

可黄忠伤还没好,自己的奏折也没来得及写,此次出征无故少员大将,回头追问起来自己咋交代啊。

性感美女天使

现在考虑这个没有任何意义,两人问完武都战况加速赶往都督府,开始准备出征事宜。

宵禁时间到了,但影响不了军队,两人回去商议好对策,各种命令迅速传出,各衙门快速行动,仅一个晚上便准备好了所有出征物资,第二天一早大军便离开长安直奔散关。

这次争夺的不是城池土地而是百姓,百姓若被迁走他们就算夺下武都也没了意义,南阳百姓被迁曹操已经大怒,凉州百姓再被迁走,徐晃逃不掉他俩也得吃瓜落,所以必须抢时间。

走在路上庞统说道:“撤往汉中的路只有褒斜道和阴平道,阴平小路难行,诸葛亮就算夺下迁徙速度也快不起来,况且徐晃将军在那守着,诸葛亮想过去可不容易,目前最紧要的还是褒斜道,在汉军之前赶去并守住那里,便可彻底粉碎诸葛亮的计划。”

诸葛村夫一撅屁股庞统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都是老朋友谁不了解谁啊。

司马懿蹙眉道:“咱们能想到的诸葛亮肯定也能想到,他手中除了四万本部大军之外还有庞柔的两万大军,我所料不错的话庞柔必然会奔散关而来阻挡我们,为诸葛亮迁徙争取时间,希望雷冲给点力,顺利完成任务吧。”

昨晚接到消息,他第一时间派快马出发,命散关守将雷冲赶过去炸毁嘉陵大桥,武都郡与汉中接壤属于半个南方,江水早已解冻,炸了大桥必然可以迟滞百姓过河速度,为他们赶路争取时间。

庞统说道:“还应该注意庞柔的动向,这两万大军不解决,咱们可没安生日子过,幸好幸好,幸好散关在我们手里,不然乐子就大了。”

司马懿思忖道:“要不这样,你率一万骑兵先行,过去夺下阳平关,就算夺不下也给我守在关前,挡住汉军入关之路,我押送物资随后赶到,下辨百姓超过三十万,被迁走一个都是我大魏不可挽回的损失。”

“行,你保重。”庞统集齐一万大军先行,日夜兼程仅用一天半便赶到了散关,入关之后询问得知,守将雷冲炸嘉陵大桥未归,暂时不知情况如何,冀县那边也没消息传回,庞柔大军动向暂时不明。

庞统没时间在此耽搁,休息了半个时辰便再次出发,经过散关前的小道,尤其经过三途坡的时候走的格外小心,派了几十架热气球在天空探路。

当日徐晃就是在此地打的马岱军覆没只身逃走,庞柔若给自己也来上一下,损失的可就不止身边这一万大军了,还有下辨的三十万百姓,后果如此严重他岂能不谨慎。

好在庞柔没有赶到,自己顺利走完最危险的一段路,出了谷道前方便是平川,非常利于骑兵驰骋。

庞统上马,带着大军加速赶往阳平关,晚上也没停歇,跑了一天一夜,跑的马都口吐白沫了终于赶到阳平关。

阳平关是关中凉州巴蜀的交汇处,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他来的仓促没带攻城器械,自然不可能傻到攻打关墙去,在阳平关十里之外停下,简单吃了点东西后便将大军分为两队,一队休息提防关内汉军偷袭,一队拿着工兵铲挖掘壕沟。

临近三月,这里的土地已经解冻,挖的开,他手下只有一万大军,而且没有床弩火炮等重武器,万一庞柔先一步赶来,自己未必挡得住,还是挖壕沟保险些,跟对方耗呗,耗个三五天司马懿也就到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没有庞柔,壕沟阻挡百姓也是不错的嘛。

人多手稠干活不愁,大军日夜不停轮流挖壕沟,仅仅过去两天,阳平关前便被挖的一片凌乱,丈许宽两米深的壕沟纵横交错十几里,比蜘蛛网还密集。

与此同时,斥候也传回消息,说散关守将雷冲成功炸毁嘉陵江大桥,但返回的时候遇上庞柔,不幸战死。

之后庞柔去了三途坡,准备在那建立防线,阻挡关中魏军,防线尚未建成就遇上了出散关的司马懿。

司马懿比庞统更谨慎,自然不可能没有防备,尽管如此却被庞柔占了先机,大战一场吃了点小亏,无奈退回,庞柔则继续在三途坡建立防线。

听完斥候汇报庞统蛋疼了,战事又陷入了胶着,随着时间推移,庞柔的床弩火炮等重武器肯定会陆续运来,司马懿再想冲出三途坡可不容易,自己也不能回援,一旦离开汉将陈烈就会带着百姓退入阳平关,到那时,他们就算打败庞柔也是个输。

该死的,事情怎么就不能顺着心意来呢?

更让他担心的还是粮草问题,他来的突然只带了七天粮草,再拖下去就要断粮了。

这可是要命的事,庞统不敢怠慢,派出三支千人队赶往四处筹备粮草,河里鱼虾也好,草根树皮也罢,只要是吃的都带回来。

至于他自己,继续等着,等陈烈赶到再将其打回去,想带走大魏百姓得先问问他庞士元同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