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云天被这句话逗乐了,“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呀?还现场监督,监督什么?我需要别人监督吗?”

沈悦虹笑意盈盈地说:“她想监督你跟这些美女是怎么交往的,至于你是否需要监督,那要看她对你的了解程度。”

“你到昌达集团也有六七年了,在你看来,我是个需要监督的人吗?”关云天一本正经地说。

“虽然来了六七年,毕竟不是经常接触,虽然对你的为人处世和经营理念很熟悉,恕我直言,在男女关系方面,我对你并不了解。”沈悦虹故意把话挑明了说。

“嘿!你这样无视一个正人君子的存在,是何居心?”关云天很是无奈。

“你敢标榜自己是正人君子?我不相信你跟公司办公室的林楠主任,还有你的老同事杨倩老师,和融资平台那位方会计,甚至咱们的总经理叶佳怡女士,都是君子之交?”沈悦虹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关云天,脸上还露出一丝坏笑。

“你咋把自己落下了?你不也是一位大美女吗?我可以跟你敞开心扉,我跟你提到的这些人,都是君子之交,绝对没有任何见不得人的事。”关云天像个诚实的小学生那样坦白道。

“你难道从来就没有对她们动过心,认真欣赏过她们?”

“漂亮优雅的女人,就像花园里娇艳芬芳的花朵,所有人都会对她们投去欣赏喜爱的目光,我又不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当然也有七情六欲,也懂得欣赏美好的事物,所以,她们的美貌与优雅,同样也吸引着我的目光。不瞒你说,就在刚才为你开门的一刹那,我就被你的容光所吸引,起码盯着你看了好几秒钟。”关云天道。

“真的吗?那我好荣幸!”沈悦虹漂亮的脸蛋上飘过一抹红晕,“看来,你也这样无数次欣赏过她们?”

“当然,也包括你。但是,君子动眼不动手,再美的花朵,只能用眼欣赏,不能动手去摘,否则,要么有违道德规范,甚至还有可能违法。”

“嘿!看你这一套一套的,干嘛把事情想的那么复杂?不过我跟他们几个的性格不一样,她们比

生如夏花般绚烂的精致少女

较沉稳内敛,跟你的性格接近,我这风风火火的性格,不是你喜欢的类型。”

“热情似火不也很好吗?什么样性格的人都有其优点,跟别人的喜好无关。再说,我从来没说过自己不喜欢性格开朗的人呀!一个团队什么性格的人都需要,如果都内敛沉稳,或者都热情奔放,工作就没法开展了,你说是不是?”

“看来你是个包容性很强的人,遇到你这样的老板,是团队所有人的幸运。”

“相互包容,是一个团队高效运转的必备条件。好啦,讨论完了包容性,能否允许我问你一个问题呢?如果不便回答,就算我没说。”

“请,言无不尽。”沈悦虹非常爽快。

“你看哈,都六七年了,按理说我早该关心这样的事情,但此前跟你单独接触太少,又怕触及隐私,就一直没好开口。”

“没问题,你问吧,触及隐私也无所谓。”

“我想问问,你的家庭……?”关云天欲言又止。

“嗨,这算什么隐私呀!我的家庭,除了我,还有父母,现在六十多岁,一个哥哥早就成家了。”

“我是说,你自己的家庭,从未听你谈起过。”

“我自己的家庭?哦,我还没有自己的家呢。”沈悦虹道。

“对不起,那我问多了。”关云天倒略显尴尬。

“没关系,一点也不多。本来嘛,一个三十四五的女人,常年在外奔波,总也不见丈夫和孩子,肯定引起外人关注。你是出于对下属的关怀,其他人还不知道在背后说些什么呢。”

关云天没有说话,只是点头赞同。

沈悦虹继续道:“大四的时候,在大学里交了一个男朋友,毕业后我们分配在不同的城市,走向社会后又断断续续相处了两三年,因为不在同一个地方,见面时间不多,感情逐渐淡漠,我就主动提出了分手。”

“后来呢,你的自身条件这么好,就没有遇到合适的吗?”

“遇到的不少,合适的没有,所以现在成了剩女。

”沈悦虹自嘲地一笑。

“我猜你是要求太高,一般人根本入不了你的法眼,否则,你的追求者应该很多。”关云天道。

“既然都等到三十四五岁了,我就索性这样吧,反正也是大龄青年了,何必要委屈自己呢?”

说到这里,关云天也略有惆怅,“唉,子女的终身大事没有解决,做父母的,始终放心不下啊!”

“没错,父母一直惦记我的这件事,但有什么办法呢?其实这都什么年代了?人的观念也应该与时俱进,不管是父母亲人,还是当事者,都应该把这件事看得简单一些,不要让婚姻承载太多的意义,否则,一旦做出不理智的选择,反而让人生落

下很多遗憾。”沈悦虹对这个问题已经思考过很长时间。

“也是,现实中还在维系的很多家庭,夫妻感情实际上非常淡漠,有些是考虑父母,更多的是为孩子着想,否则好多婚姻早就破裂了。”

沈悦虹抬起头来,露出灿烂的笑容,“嗨,刚才还聊得挺高兴的,怎么突然说起这些令人伤感的事?”

“这不也是生活的一部分吗?我们都是凡人,闲暇时,免不了想起这些话题。”关云天道。

“但它不是生活的部,现实生活中,很多事都比这更有意义,难道不是吗?”沈悦虹对这件事已经看淡了。

这么多年来,沈悦虹第一次跟关云天独处好几天,现在又是如此近距离地接触,还谈到了各自的私生活,真是让人感慨!

关云天赞同地点着头,“你说得对,这不是生活的部,人的一生中,有很多事比这更有意义。”

“生活如此美好,不要为情所累,不要辜负大自然对我们的馈赠!好啦,时间不早了,该休息了。”沈悦虹欲起身回自己的房间。

“怎么,不聊了?”

“聊什么呀?我看你也没有兴致。”

关云天嬉笑着说:“跟美女聊天也是一种享受,我怎么能没有兴致?”

“油腔滑调!不过这话出自我们的关总之口,真是难得!”

。顶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