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不好的精神病陆淮左的家人叶唯、陆霆琛,“……”

好吧,他们家小混蛋被唐苏说成是脑子不好的精神病,他们莫名觉得挺解气的。

林翊臣笑点低,听了唐苏这话,他直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陆淮左没有听到林翊臣的笑声,他现在脑子里面满满的,都是唐苏刚才说的话。

脑子不好,精神病……

她还想送他去精神病医院……

是了,在他的纵容下,林念念还曾经把她送去过精神病医院,那一次,若不是林翊臣及时赶到,把她救下,她或许,早就已经死在了精神病医院那些人的手中。

想到她曾经因为他受过的苦,剧烈的疼痛再次将他的心口席卷,这一次,他的心口真的是太疼了,他疼得直接捂着心口弯下了腰。

他的额上,也渗出了细密的汗珠,眸中,更是氤氲起了一层浓重的水雾。

注意到陆淮左这副痛苦的模样,唐苏顿时觉得他更可怜了。

可能,人的一张脸生的好了,格外能够激起人的同情心吧,看到陆淮左这样,唐苏心中顿时母爱泛滥,看向他的眸光,不由得又增添了几分怜悯。

这人,真的是怪可怜的,不仅脑子有病,身上似乎也有不太好的毛病。

可爱萝莉小九Vin三亚旅拍眼神无辜

见林翊臣依旧笑得花枝乱颤,唐苏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小臣,别笑了!”

“他脑子不好使就已经够可怜了,身上还有病,多惨多可怜啊!你还笑他,你能不能有点儿同情心?”

林翊臣是真的觉得陆淮左被唐苏当成是精神病患者特别特别的好笑,不过,她都这么说了,他也不能让她觉得他是个没有同情心的坏弟弟。

他整理了一下因为笑得太过夸张不小心弄皱的衬衫,随即走到唐苏的床边,“苏苏,你放心,他脑子不好使,我这就带他去治!”

说着,林翊臣就带着几分报复的意味,用力抓住了陆淮左的胳膊,“陆三,走吧!我带你去治病!”

对上林翊臣那张得意飞扬的脸,陆淮左气得真想一拳头把他从楼顶上揍下去,他手上用力,就想要直接把他甩开。

只是,他还没有付诸行动,就对上了唐苏那张眉眼弯弯的小脸。

唐苏的脸上,带着老母亲一般慈爱可亲的笑,她觉得她应该安慰一下这个可怜人,她清了清喉咙,试探着开口,“先生,你别闹腾了,有病就得治,小臣不会害你的。”

面对唐苏这张纯真无邪的笑脸,陆淮左满肚子的脾气,都发作不出来。

林二那厮不会害他才怪!现在他眼巴巴地就等着看他的笑话呢!

当然,这话,陆淮左不能当着唐苏的面说,他怕她会更加把他当成是精神病。

还是有被害妄想症的神经病。

听了唐苏这话,林翊臣笑得却是越发的得意,“陆三,听到苏苏的话没?有病就得治,讳疾忌医可不是什么好事!你这精神病,得好好治治!”

说着,林翊臣就强行把陆淮左往病房外面拖去。

其实,如果是在平时,林翊臣是拖不动陆淮左的,他们两个人身手差距太大,陆淮左动动小指头,就能揍得他满地找牙。

只是,现在陆淮左一门心思在唐苏身上,根本就没有心情去理会林翊臣,才会被他得逞。

一出病房,陆淮左就冷沉着一张脸,一把甩开了林翊臣的手。

林翊臣还想要陆淮左这个碍眼的玩意儿赶快滚蛋,别在这里影响唐苏和南宫胤培养感情,只是,他们毕竟是一起长大,看到他眸中破碎的疼痛,他心有不忍。

最终,林翊臣幽幽叹息了一声,任陆淮左跟个大傻子似地站在病房门外,远远地看着里面与他再也无关的甜蜜欢喜。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

林翊臣不忍心看到和自己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如此神伤,但他更心疼唐苏遭受过的苦楚,陆淮左此时的痛不欲生、悔不当初,真的都是他的咎由自取,他活该啊!

苏茶茶、林霄,叶唯、陆霆琛他们有意给唐苏和南宫胤单独相处的空间,陆淮左和林翊臣出去后,他们又关心了唐苏几句,也往病房外面走去。

最终,只剩下了陆淮左,他的脚如同生了根一般,站在病房门口。

就算是他知道病房里面的喜怒哀乐,再也与他无关,就算是知道,看到唐苏和南宫胤之间的甜蜜温馨,只会让他心痛成灰,他依旧如同着了魔一般,怎么都无法移动自己的双脚半步。

应该是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的缘故,唐苏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

心情一好了,她的肚子,就开始咕咕乱叫。

她摸了下自己那扁扁的小肚子,不好意思地冲着南宫胤吐了吐舌,“南宫,我饿了,你给我做好吃的好不好?”

唐苏歪了下小脑袋,一副好纠结的模样,“我想吃什么呢?南宫,你做的饭菜太好吃了,我想吃好多好多好吃的呢!”

唐苏掰着自己的手指,“我想吃笋尖炒肉,我想吃糖醋鱼,我还想吃红烧排骨,我想吃好多好多肉,南宫,你快点儿去给我做好吃的啊!我谗肉了!”

说着,唐苏还夸张地吞了口口水。

看着她这副生动可爱的模样,南宫胤不由失笑,笑过之后,他又觉得有些意外。

唐苏之前,因为地牢中那些痛不欲生的经历,她是不吃肉了的,没想到,记忆错乱之后,她竟然又恢复了曾经无肉不欢的模样。

或许,忘记了那些疼痛与不堪,她便不会再对某些事物,打心底里排斥了,其实,这样,真的挺好的。

“好,苏苏,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做好吃的。”

“去吧去吧,笋尖炒肉多放肉哦,我真的好想吃肉!”

南宫胤宠溺地揉了下唐苏毛茸茸的小脑袋,他起身就快步往厨房走去。

能够为唐苏洗手作羹汤,南宫胤真的很开心,也十分的乐意。

但到了厨房之后,南宫胤才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他是很乐意为她下厨,可他的厨艺,实在是算不上多好,而她想吃的饭菜,定然是她十八岁那年,陆淮左做出的味道,他不舍得让唐苏失望,可她喜欢的那些味道,他就算是使出洪荒之力也做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