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原本沉寂在他们之间的静谧,更是降至冰点。

如果说,前面的话,他还有耐心听着夏悦晴说。

那到她轻易说出离婚这个词,他仅剩的理智都被怒气给带偏了。

“离婚?不可能!”裴逸庭铁青着脸,毫不迟疑地拒绝了夏悦晴的要求。

她蓦地睁开眼,视线撞入裴逸庭带着怒意的眸子。

他不会同意,早就在夏悦晴的意料之中。

“不可能?我跟是什么关系?不知道吗?”夏悦晴情绪激动,纤细的手指用力拽着他的衣服。

有些话不必清楚地说出来,作为当事人,他们都懂。

“除开夫妻之外,还有什么关系?”裴逸庭冷笑,直接将夏悦晴的问题堵了回来。

这完全是无赖做派,明明知道,却假装不知道。

又或者,用这种看似幼稚的处理方式来回避。

春天采花美女吴安珀小清新唯美清纯写真图片

“是不是要我去跟舅舅做个亲子鉴定,才愿意承认?”夏悦晴苦笑,一字一句地问。

裴逸庭心头一震,两侧的拳头蓦地捏紧。

他忽然不懂了。

她的姨妈已经去世了,为什么这件事夏悦晴会知道?

她是怎么知道的?

还是说,在他离开的那一小会儿,甄双燕就说了?而夏悦晴,从那个时候就在忍耐,一直到今天才说?

这个猜测,让裴逸庭忽然有些挫败。

他这样,夏悦晴也不好受。

她别开脸,沙哑着声音说:“好聚好散吧,我不想撕破脸。”

给这段婚姻最后一点美好的记忆。

尽管这美好的表面下,真相千疮百孔。

听到夏悦晴的声音,裴逸庭回过神,头上犹如被一盆冷水浇下,整个人蓦地清醒了。

他动了动唇,缓缓开口:“真的舍得离婚?”

夏悦晴的喉头好似塞了棉花,眼里带着隐隐的泪光。

其实,舍得或者不舍得,裴逸庭会不知道?

她选择了坦诚:“既然都说到了这里,我并不想撒谎欺骗。逸庭……”

或许,这是她最后一次这么叫他了。

“我不舍得。”

当她说出这么一句话,裴逸庭的脸涌上一抹暴躁。

“那为什么非要离婚?甚至一个准备都没有打算给我,就直接来个暴击是吗?这是为了惩罚我?”

说着,硬是从牙缝里挤出笑声,那声音却如此咬牙切齿。

对,是惩罚。

对于隐瞒夏悦晴一事,他从不后悔,就算是她知道了,裴逸庭也问心无愧。

什么狗屁的表兄妹,他不在乎。

那是上一辈的恩怨,凭什么他们来承担?

尤其是他们都已经婚后,并且孩子都有了。

做出分开的决定是甄双燕,可真正分开的却是他和夏悦晴。

真的以为是过家家,想分就分吗?

可后来,甄双燕因为不愿意去美国而除了车祸去世了。

这是夏悦晴解不开的心结,而裴逸庭,也没有表面那么云淡风轻。

这不全是他的错,但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他不否认。

他的理智告诉他,夏悦晴要求离婚是一件合理的事,但感情上,裴逸庭根本接受不了。

“惩罚?觉得这是惩罚吗?姨妈死了,我无法做到跟凶手继续生活,无法做到若无其事,无法……”

“凶手?”裴逸庭重复着这两个字,眼里的光芒几乎暗了下去。

这就是她对自己的定义?

听到他揪出她话里的关键词,夏悦晴紧紧咬着牙关,强忍着眼泪。

“对,是凶手,非要这么说,才愿意面对现实吗?”过了很久,她才找到自己的声音,语气带着浓浓的疲倦。

裴逸庭的底气,因为这两个字而迅速流失。

他不在意其他人如何看待,只在乎夏悦晴的想法。

可当她都说他是凶手的时候,裴逸庭忽然就没了反驳的勇气。

甄双燕的死是既定的事实。

他隐忍地看着她,几秒后,用力将她抱住。

很紧,很用力,几乎要将她狠狠嵌入他的血骨。

夏悦晴的额头抵着他的胸口,听到了他急促的心跳。

裴逸庭的声音在头顶响起。“就那么恨我,甚至连一点机会都不再给?”

有些沙哑,以及小心翼翼。

甚至是带着丝丝的哀求和讨好。

那么骄傲的裴逸庭,此刻却做出了跟他身份完全不相符的举动。

“恨我害死了姨妈是吗?可以跟我发泄,可以捅我一刀。”

“裴逸庭,冷静点。”夏悦晴试图推开他。

她做不来这种事。

“为什么要离婚?这么久的感情,说离就离,是不是连孩子也不想要了?”裴逸庭冷静不下来。

都要被离婚了,他哪来的理智冷静?

没有疯掉就不错了。

夏悦晴浑身一震,继而咬牙:“难道还想我生下来?”

这句话,无声地承认了她对孩子的打算。

她没有那个勇气生,也没有那个胆量生。

这个孩子承载的是什么,别人不知道,难道裴逸庭也不知道吗?

“裴逸庭,放手吧,到此为止。”

“我之前就说过,这个婚离不掉。”裴逸庭定了定神,松开了她,却没有改口。

夏悦晴一怔,想起上一次闹离婚的情景。

跟今天相比,那个时候,真的只是闹别扭而已。

裴逸庭又拿那一套台词来忽悠她了。

她轻轻摇头,“非要这么说的话,那我明天去找律师。”

他不松口,那就只有走上兵戎相见的不归路。

“夏悦晴,够狠!”找律师?

他知道,这种事她做得出来。

也对,她现在都恨死他了,有什么做不出来?

他早就知道,她狠起来是什么顾虑都不在乎的。

夏悦晴苦笑,“自己想一下,今天开始,我就不住在这里了。”

她现在要的,只是裴逸庭的承诺,至于具体的手续,倒是其次。

扔下这段话,夏悦晴转身,正要走开,胳膊被人用力抓住。

裴逸庭挡在她的面前,脸上还带着未消的余怒。

“不住这里住哪里?”

夏悦晴一怔,慢慢回答:“回夏家。”

闻言,他的表情并不惊讶。

只是刚提出结婚,这就要搬走,夏悦晴还真做得出来。

“在婚没有离之前,哪里都别想去。”他的手没有松开,还越握越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