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流波紧张的看着相隔不远的密林。

那里散发出的强盛气势说明正在进行着一场大战。

他的内心有些矛盾,既希望吴存荣能够活下来,那么或许他还不用和吴峥一起进行一场疯狂的赌博。也希望吴存荣能死去,毕竟他现在已经和吴峥绑在了一根绳子上。

埋伏圈内,已经有了异动。

发现吴存荣处在险境的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人,那些人表面上听从吴峥的指挥,实际上只是吴存荣把指挥权交给了他而已,他们真正的主子是吴家,是吴峥,而不是吴峥。当发现吴存荣面临生死危机的时候,直接忽略掉吴峥的命令前去救援。

张流波转头看向吴峥,吴峥杀气腾腾的脸上同样满是紧张,紧握的双拳已经滴下了汗珠。

“峥哥,他们赶去救大公子了,再不行动,吴家人必定会怪罪到我们头上”。

吴峥紧咬着牙关,目不转睛的盯着不远处那片密林,这是他人生中少有的纠结时刻,赶去太早,吴存荣就能活下来,那辛苦的布局就付诸东流。但是一直旁观,事后确实很难交代,他是吴家人不假,但却是一个在吴家毫无根基和威望的人,一旦被人死死抓住把柄,说不定反倒为他人作嫁衣裳。

吴峥闭上双眼,喃喃道:“陆山民,千万别让我失望”。说完猛的睁开双眼,打开耳麦,沉声冷冷道:“部行动,救大公子”!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陆山民默念了一句,继续毫不留情的将满腔的热血发泄在死死缠住他的孟超群身上。

连续的膝撞和肘击击打在孟超群的背部和腹部,整个人浑身上下是鲜血。

疼痛、麻木,直到最后失去知觉!

向日葵地里的清纯美女

陆山民一记大力膝撞顶在孟超群的额头,将他整个人撞飞了出去。

没有停留,在摆脱的刹那,人已经奔着费青和吴存荣的方向狂奔而去。

陆山民在山林里健步如飞。

山里凉风习习,透着浓浓的植物气息,他喜欢这个味道,喜欢这种感觉,仿佛回到了在马嘴村大山里狩猎的时候,浑身畅快。

这里是他的主场,能够激起他浑身的热血。

费青背着吴存荣,身气机运转到极致,在铺满松针的树林里飞速奔跑。一路掀起的气流吹得枝叶哗哗作响。

身后的杀机越来越近!

很多人都知道小妮子是个同阶几乎无敌的妖孽,但每一个人只有真正面对她的时候,才能体会她到底是怎样一个妖孽。

她的速度太快了,快到让人怀疑根本就不是易髓境后期巅峰。

不到两分钟时间,她已经从相距四五百米追到不足百米。

尽管杀机越来越近,但费青依然保持着巅峰境界的心境,心里虽然着急,但丝毫没有慌乱,甚至根本没有回头看一眼,只管奋力前冲。

前方已经隐隐能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前来救援的人,只要再坚持几分钟,就有救了。

吴存荣从昏厥中醒了过来,见自己还没死,有种劫后余生的天大庆幸。

“咻”!一声刺耳的破空声传来。

费青心下大骇,双脚急停旋转。

一道寒芒从眼前闪过,匕首擦着他的面颊飞过,在他满是皱纹的脸上留下一道血槽,而后钉入身旁的大树,刀锋部没入树干,留下漆黑的刀柄在外。

刚醒过来的吴存荣吓得尖叫一声,再次晕了过去。

就在这停留的空隙,白影闪现,他看到一双带着笑意的大眼睛,眼睛晶莹剔透、干净纯洁,但在他看来却充斥着死亡的光芒。

抬手一掌拍出。

小妮子单臂绕过来掌,双指并拢直去费青腋下。

费青后退两步,手掌拍向小妮子手腕。

小妮子双指变掌,一记手刀砍在费青手臂上。

费青再次后退,虽然是老牌的易髓境巅峰高手,但反应和速度以及对内气的掌控程度反而和小妮子有差距,再加上他一只手背着吴存荣,只能一只手对敌,刚一交手就处在了下风。

小妮子身影翻飞,身形在费青前后左右闪现,每一拳一掌一脚都极其刁钻。

费青为了保护吴存荣,几个回合下来,胸口和腹部已经连续中了好几掌,体内气血翻涌,气机越来越凝滞。

“砰”!一脚正中面门,鼻梁咔擦一声应声而断。

费青跌跌后退,撞到身后的一颗树上。

背上的吴存荣被这一撞惊醒,先是发现自己手上满是鲜血,吓得大叫,继而发现这血不是他的,而是费青的,心里稍稍松了口气,当他发现小妮子正含着冷笑扑来的时候,又是吓得魂飞魄散哇哇大叫。

“拦住她,给我拦住她”!

费青一阵头晕目眩,刚强提一口气恢复精神,小妮子的已经奔到身前,她的手里不知何时已经从树干中拔出了匕首,匕首闪着寒芒,在空中划出一道亮光奔着他的脖子而来。

正在他以为必死无疑的时候,砰的一声枪声响起。

眼前白影在空中翻了个漂亮的跟头,落在了右侧两三米外。

从鬼门关里逃出来,费青大喜过望,转身一步跨出,正当他以为得救的时候,他发现来的只有四个人,而且这四个人都不是武道高手,心中不禁有些失望。

再次拔腿狂奔,只希望这四人能头多阻拦一会儿。

这四人本是在埋伏圈最外围,也是离这里最近的人,他们最先发现吴存荣遇到危险,在报告吴峥没有得到回音之后私自赶来救援的第一批人。

林子里枪声大作!

小妮子身形在林子里闪烁,借助茂密的树林作为掩护,飞快的靠近枪手。

虽然小妮子的速度和反应让四人很吃惊,但他们显然不是新手,很快分散开来,呈一个半圆形猛烈的朝她开枪。

小妮子嘴角带着冷笑,从侧面以快到不可思议的速度s形前进,几步就来到了右侧最边缘的枪手身边。

那人震惊到无以复加,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面对步枪不逃跑反而迎着枪口跑的人。

不过他的震惊只持续了几秒,一只纤纤玉手已经拍来,看似轻飘飘的一掌,直接将他的整个脑袋像拍习惯一样拍得稀巴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