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河有多长?

据说拉直了后,能够北海中心够到东土极南。

而如今,就是这样一条大河,所有的水,不管是主干还是支流,亦或者衍生的湖泊、沼泽等等,全部拔地而起,盘踞在东土上空。洛河是东土的文明流域,更是生命流域,可以这样说,大半个东土都是洛河养活的。整个洛河流域,占据了东土九成以上的内陆水域。

而当这样一个流域拔地而起后。东土的内陆立马陷入了“无水”的情况。那些依靠洛河运作的船坞、渡口、水上娱乐项目,全部停止运转。它们依据洛河而生,但从没想过洛河有一天会突然消失。

先前,还在洛河里的船只等等,全部因此被掀飞。高高地腾到空中,然后重重地摔进没有水的干涸河床当中,支离破碎,死伤无数。

洛河水消失,可没有给东土这片土地留下任何一丝水意,便是那些早已浸入大地的水全部都被抽离,这直接导致河床干涸得如同刚经历三年大喊。

一滴都没有了。

震惊、疑惑、猜测、恐慌。

整个东土都乱了。

“洛河在天上。”

当一个个国家,一个个势力本事尚可的人朝天上看去后,赫然发现,在那阴云之上,水化成的巨物正盘踞在那里,静静地俯瞰大地。

“洛河在天上!”

清纯郭南汐的暖房时光

这个消息不胫而走。

所有人都出来看,朝那还在下着雪,还是阴云密布的天上看去。绝大多数人根本什么都看到,但是他们相信,洛河就在天上,因为所有人都这么说,那肯定就是真的。他们不需要去思考真与假,只需要跟周围的人一样,去相信就是了。

“洛河之神降临了吗?”

“肯定是洛河之神降临了吧,不然这么多的洛河水怎么可能全部消失!”

“为什么洛河之神要取走洛河水?”

“或许,是我们犯了错。”

他们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需要去知道,只是相信大多数都相信的事就是了,于是乎各种流言四起。这样疯狂的一天里,似乎没有多少人去关心,那些因洛河水消失而死伤的人。凡人的命,不值钱。

这一天,无疑的,是要载入史册的一天。

……

透过天上的大海,继续看去,看向那更高的空中,看到的是盘踞在那里的巨物。它没有具体的形状,流水是没有形状的,或者说像是什么形状就是什么形状。

“拔起洛河!”莫长安难免震惊了,不禁去想,陈放到底做了多少,才能把整条洛河拔起。

“龙……那就是你说的龙吗?”李命眉目里有些怒气,“陈放,你应该知道洛河消失对于东土的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陈放点头,“我知道,即便只是短短地消失一天,东土也将损失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发展。”

“那你还敢!”

“我不关心。”陈放平淡地看着李命。“我不关心东土的死活。”他只关心自己能不能赢过这一场对局。

气氛冷冽。

莫长安和李命看着神情平淡的陈放。是啊,如果他陈放会关心这些,也就不会做出这些事了。

他们没有义愤填膺,更不会去批判陈放这不顾他人性命的举动。说再多都是徒劳的,根深蒂固的观念,尤其是他还是一个大圣人,便更是难以去改变了。

莫长安比起李命和陈放来,年轻太多了,许多事情他根本不知悉,不由得问:“先生,这‘龙’到底是怎么回事?”

“龙,并非龙族,更不是一种生物。它是一种意象,是一种促使万灵所在的象征。一株草可以是龙,一滴水可以是龙,一个石头可以是龙,一座山、一条江都可以是龙。万物皆可为龙。龙从来不被任何人去定义,只被天下定义。”李命道来。

“玄女和龙有什么关系吗?”莫长安所生活的时代里,早没有了玄女所在。

“玄女……龙是她创造的,那个时代里,信仰崩塌,万族混沌,大家需要希望,需要指引。龙便是希望,便是指引。”

莫长安神情微恍,有些遗憾自己没能见证那个时代。

“龙不是消失了吗?为什么?天上的洛河真的是龙吗?”

李命没有回答,而是看向陈放。这个问题只能由陈放来解答。

陈放说:“李命,你知道的,洛河可以是龙的载体。”

“我自然知道,但是龙呢?莫非你找到玄女了?”

“玄女已经消失了,不可能再出现的。”

“玄女创造龙,是因为时代需要龙。即便她不在了,时代需要,龙依旧会诞生。”陈放看着李命,淡淡问:“李命,你觉得这个时代需要龙吗?”

李命微微凝眉。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陈放淡淡一笑,“看来,你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莫长安问李命:“先生,我该怎么做?”

李命摇摇头。

莫长安瞳孔微缩。这个摇头,自然不是什么都做的,而是李命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他不由得想,龙,就这么厉害吗?

“陈放,请龙吧。”李命语气有些低沉,亦有些决绝。

陈放轻轻地点了点头。他们那随意且平淡的态度,就好似他们不是站在对立面的人,而是正相互交谈着的老友。

只有莫长安知道,那言语里,是长山先生多少的无奈。

“长山先生,不如,请叶先生……”

李命摇摇头,“从一开始,叶先生就只是答应我,会帮忙完成告灵仪式。”

“或许,我们可以再问一问。”

“叶先生是局外人。”

“他或许并不介意入局。”

李命忽然认真地看着莫长安,“有些事情,叶先生入局并不一定是好事。”他呼出口气,“叶先生就是深知这一点,才只是愿意同我们钓鱼,而不是探讨神秀湖之事。”

“天下万物,生生息息,循环往复,在平衡当中。一旦平衡被打破,后果会很难预料的。”李命看向天上,“这就是为什么至圣先师和道祖他们不干涉天下事的原因。叶先生不是这一个层次里的人,他看到的,知道的东西更多,更广……也正因为此,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打破平衡。但是平衡被打破后,崩开的局面,谁来收场呢?”

“我先前不理解叶先生为何让他的学生来做祭司,现在也明白了。”李命说。“从一开始,他就在告诉我,他只是做着他的事,跟神秀湖这场局势没有任何关系。如此来,才能不打破本来的平衡。”

“原来,叶先生考虑的事情,比我们多了那么多。”莫长安叹道。

他回头看向祭坛里的秦三月,想到,原来那位姑娘是叶先生的学生。他忽然想到什么,以神念问:“长山先生,既然叶先生说会完成告灵仪式,岂不是意味着,这场告灵仪式从始至终就根本不会被打断?”

“我不知道。这种事,不适合去猜测。”李命回道,“既然想好了叶先生不会入局,那便意味着,局面里,只有我们。”

陈放看着莫长安和李命的模样,知道他们应该是在交流着什么。但是他已然不去关心了。伸出手,一道法诀自然而成,然后消失在这里。

城北的小酒馆里。

老板娘将最后一道“息”引入酒坛子里面,引入酒坛子里姑娘的身体里。与此同时,一道法诀映入她的眉心,直达紫府,将沉睡在紫府里的灰暗神魂唤醒。

神魂是姑娘的模样,只是先前一直是灰暗的。而今,那道法诀拭去了神魂里的灰暗。

金色的光,从神魂身上涌出。

酒坛子里的姑娘,睁开双眼,直直地看向远方。

老板娘看着那对眼睛,惊骇得连连退后几步,神魂止不住地颤抖。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眼神,从未想过,这样的眼神会出现在人身上。那是没有一丝情感,空寂到了极致的眼神。不,这样形容是枯燥的,是单调的。那是根本不能去形容的眼神,不是没法形容,而是不能形容。任何形容与描述都起于人的主观意愿,而那眼神是绝对的客官,没有任何一丝主观的情调在里面。

她不是人,不是人!

这是老板娘无比肯定的一件事。她用她的大道,用她的未来去保证,酒坛子里的姑娘绝对不是人!

酒坛子里,只是脑袋露出来的她抬头望着天。直直地望着,没有任何其他反应。

酒馆里的气氛凝滞到了极点,老板娘屏息,不敢有丝毫动作。直到压力将她绷紧的神经压断,她忍不住眨了一下眼。

就是这一个眨眼,酒坛子里,没了那位姑娘。

万顷的压力陡然消失,老板娘浑身的力量几乎被抽空,瘫坐在地,大喘着气。只是嘀咕,“陈放啊,陈放,你害死我了。”

一想到那眼神,她便止不住颤抖起来,半晌后,一手拍在酒馆地上,整个酒馆直接消失。她看也不看其他地方,直接一步消失在这里,丝毫都不多久留。

“钱我不要了,别来找我!”

这是她留给陈放的最后神念。

……

曲红绡离开了朝天商行的洞天区,来到百家城。她没有对百家城变成废墟这件事有任何惊讶,这本就是预料之中的事情。那么多的圣人出动,若是百家城还能安然无恙,那才是真的稀奇。

废墟上,她没有感受到其他气息,该离场的都不会再在这里多留。

从南城区的废墟经过时,她在废墟里看到了一株花。一株雪见兰。

“能在这样的废墟里开花,真不愧是雪见兰。”她想。

在废墟里看到这样的生机,心里难免得欢喜。曲红绡心再清淡,也还是欢喜这样的景致。她觉得,这种景致可比壮阔山河好看多了。

她驻足,蹲下来,指尖轻点雪见兰的花瓣。

一种别样的感觉在她心头升起。然后,便看到,那株雪见兰迅速地枯萎了,还不待她反应过来,便如粉一般消失了。

她愣住了。

“是我的缘故吗?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只是碰了一下。雪见兰的生命力不是很顽强吗?”

她想不明白,左右瞧了瞧,眨眨眼,有些做贼心虚地迈步离开。

走开几步后,她又回过头看来。那朵雪见兰果然消失了。

这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没困惑她太久,她开始思考先生先前对自己说的话。

“什么叫我知道胡兰在哪?”

她思来想去都不明白。

放开神念去探究,却也没有感觉到任何胡兰的气息。用腰间的子母传音令去传音也不成功,先前发生在这里的圣人斗法,影响了这一片地方,各种气息都紊乱了。曲红绡的神魂力量还没成长到能够无视圣人斗法产生的影响。

捕捉不到气息,神念也传不出去。一时之间,曲红绡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去找回胡兰。她知道,先生给自己出了个难题。

这让她想起还在三味书屋的时候,先生给自己布置的第二门功课——格物致知。

“或许,我可以联系这门功课。”

从南城区离开后,便能直接看到祭坛那边的情况。

曲红绡看到了祭坛里的三月,她想,三月真美。也看到了祭坛前面的李命和莫长安和底下废墟上的陈放。

对于自己的陈师祖出现在这个地方,曲红绡没有什么意外。从她知道陈师祖到这神秀湖来了后,便想明白了,同神秀湖对局的主角是他。

她并没有去考虑,这场对局谁会赢谁会输。

不管输赢如何,都与她无关。至于三月,先生会照顾好她的。

她只是打算当一个过客,从这里经过。

而当她的脚步踏足到这里后,心里面立马又涌起了一丝悸动。这一丝悸动来得很奇怪。

她按着胸口,认真地去感受。

“灵犀?”

心有灵犀。这是曲红绡的秘密。这不是一个成语,而是她身上的特殊情况。

这是她懂事起便知道的一件事,自己心里头有一个很奇怪的东西,叫做“灵犀”,她不知道那是什么,法宝、秘法、神通还是什么,她并不知道。历来她都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无法去唤醒,只能去感受她的存在。

刚才那一丝悸动便是由灵犀发出来的。

再去感受,已经感受不到了。

她停了一下,下意识地往后看去,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忽然,一股玄意从四面八方涌起。刹那间,将周围的一切都包裹住。

曲红绡猛地转头看去。只见,在那空中,一个女人缓步走来。看上去,她明明走得很慢,但是却在几步间,跨越了大半个百家城。

她穿着一身白衣。

曲红绡认得她身上穿着的衣服,那是自己的衣服。

也认得她的样子,那是周若生的样子。

但是,她肯定,那绝对不是周若生!

绝对,不是人!甚至,绝对不是生灵!

……

远处,庾合望着天上的姑娘,张着嘴,久久不能言语。

他不理解,明明只是几天没见。为什么原本深爱的姑娘,变成了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