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收回目光,微微一笑,动作轻缓得体地躬身作揖道:

“晚辈萧家四子萧聪,拜见各位伯伯,初次见面,多有冒失,还望各位伯伯莫要怪罪。”

“哈哈哈。”

但听得爽朗一阵笑,声如洪钟大吕,振振有声,

“萧家贤侄不必多礼,你自代表萧家前来,就应坐得一席之位,来,快坐下说话。”

萧聪抬首,见堂上四人端坐依旧,只有星广浩右手微微抬起,方向所指堂下一座,想必方才说话之人应该就是他,当然,在座的也只有他适合说出那番对萧聪所讲的客套话。

萧聪再拜,道:

“侄儿谢过星伯伯。”

而后也不矫情客气,径直走向方才星广浩所指的座位,大大方方的坐了下来。

“久闻萧家四子萧聪才识过人、气度不凡,百闻不如一见,今日一见,方知所言非虚啊。”

星广浩捋着胡须说道,同时与相邻两人相视而笑。

萧聪颔首,谦虚道:

清纯蕾丝美女午后茶点优美典雅气质写真图片

“星伯伯见笑了,萧聪本一介凡夫俗子,外界传言总有夸大之嫌,不足为信。”

星广浩再次爽朗一笑,一边捋着胡须一边微微点头,眼神中尽是满满的赞许之色,他本就深谙人心之道,见萧聪对此话题有意回避,于是话锋一转,问道:

“多年不见,不知天宇贤弟近年来身体可还安好?”

“家父身体尚佳,有劳星伯伯挂牵了。”

“萧家家大业大,人心参差,众口难调,烦心扰神之事在所难免,萧贤弟乃玄真不世人杰,将大好年华花费在这些事情上,实在是让人痛惜啊,唉,还望贤弟能将这些烦心琐事有所看开,少案牍之劳神,才能身体康健呐。”

“星伯伯之美意,侄儿在此代父亲先行谢过,愿父亲与伯伯都能像方才说的那样,身体康健,事事顺心。”

“嗯,好。”

星广浩两手自然而然地放在膝盖上,微微颔首,看样子对萧聪之前的表现十分满意。

“你们几个先出去吧,我等有要事相商。”

星广浩缓缓说道,语气平静,却隐隐有一种不容反抗之感。

四人身后的三男一女相继从堂上自阶梯走下,从萧聪面前走过,径直向门外走去,萧聪起身,刚想跟进,却被耳边响起的星广浩的声音叫停,

“贤侄不必离开,萧家虽无在朝之衔,却有参政之权,贤侄即是代表萧家而来,便自有留下的道理,还是坐下吧。”

萧聪了意,微微点头,刚想坐下的时候,却听见身后不知是谁的声音传来,

“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留下?”

萧聪转首,见走在最后的一人直视着堂上,原来是欧阳寻。

“臭小子,你……”

堂上,欧阳傲天扶着鎏金椅的扶手刚欲起身呵斥,却被星广浩抬手拦住,欧阳傲天眼神略带畏惧地看看了星广浩,又将目光转向欧阳寻,怒目圆睁,似要喷出火来。

这时,却听见星广浩平静的说道:

“阿寻,你有何异议,现在可以直言不讳,说来听听吧。”

“他有参政之权,但我们有在朝之衔啊,为什么他能留在这里,我们却要被赶出去。”

看样子,这家伙似乎觉得自己说的分外在理。

“噗嗤!”

星流云忍俊不禁,笑得跟朵花一样,他哂笑道:

“大个子,你是你,我们是我们,咱们不是一条船上的哦。”

然后,转过身,一边走一边对一旁兴致勃勃的冷筱风说道: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唉,没治了…”

星流云仰天长叹,表情甚是戚然。

“嘻嘻。”

冷筱风掩齿轻笑,分外顽皮地冲着欧阳寻做了个鬼脸,丢了句“狗头上长角,出洋相”后便蹦蹦跳跳地跑了出去。

至于宇文丰都,这家伙早就在门外了,因为这哥们自始至终压根就一直没回过头。

“阿寻,你可知道,有在朝之衔却不一定有参政之权,有参政之权却也不一定就有在朝之衔,在这里,萧聪和你们就是再明显不过的例子,我这样说,你可明白?”

“不明白。”

欧阳寻分外认真的摇了摇头,连眼神中都是一片茫然之色,演戏演套,这欧阳寻也真是够“敬业”的。

萧聪强忍着笑,慢慢低下头,这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星广浩是看在欧阳阿傲天的面子上故意给欧阳寻留了个台阶下,毕竟是十七八岁的人了,堂堂九尺男儿,已不再是不谙世事的小孩子,这点面子还是要给他的。

但是,大家都看得明白的事,欧阳寻这孙子竟愣是没看得出来!

“唉,欧阳寻怕是要难堪了。”萧聪在心里自言自语道。

果不其然,还未等星广浩再说话,怒不可遏的欧阳傲天愤然起身,骂道:

“不明白,滚外边悟去!”

同时大手一挥,一阵狂风自萧聪面前卷掠而过,顺便带走了欧阳寻高大的身影,还有欧阳寻愈加渺远的声音——“我就是不明白……”

欧阳傲天重新回到座位上,咬牙切齿的拍打着鎏金椅子的扶手,语气中尽是恨铁不成钢的懊恼:

“妈的,兔崽子,丢人现眼都给我丢到圣城来了!”

“唉,家门不幸啊。”

冷亦空竟在一旁翘起了二郎腿,说起了风凉话。

欧阳傲天扭过头瞪了冷亦空一眼,后者不以为意,宇文乾脸上挂着浅浅的笑,但不知为何,这笑落在萧聪眼里却让萧聪感觉分外精彩。

星广浩右手微握成筒状,将其放在嘴边干咳几声,“咳咳”,其他三人立即正襟危坐,之前脸上所有的表情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是一份相同的肃然和沉重。

“贤侄见笑了,下面,咱们言归正传。”

他再次清了清嗓子,接着道:

“群英将至,盛筵在即,未来两个月圣城定将是一片鱼龙混杂,善恶难分之地,四宫五塔,七教八院,十门九府皆有英才至此,再加上各名门望族中的后起之秀,难免多生事端,不知在座各位可有主意能减少此类事情发生。”

星广浩话音刚落,便有人开始按耐不住了,冷亦空操着一口不阴不阳的口气说道:

“群英会嘛,哪届不得弄出百来条人命的,这我们早就该习以为常了才对啊,是吧,大哥。”

冷亦空饶有兴致地将目光转向坐在一旁的星广浩,然后,萧聪便看见星广浩毫不掩饰的给了冷亦空一个大大的白眼。

“就你话多!”欧阳傲天小声嘟囔道。

“我实话实说而已,你们要是听了觉着不高兴,就当我没说。”

冷亦空也不恼,更不争,他再次盘起了二郎腿,漫不经心自顾自的说道。

而宇文乾,依旧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