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

百炼老人心头乱转。

在分析眼前的局面。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穆小丹为何会找错人。

但,也算不亏。

毕竟那张风的跟班,也是灵丹师。

而且他可是张风的跟班,能跟在张风身旁,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百炼门能搭上此人,已经算是赚了。若是真想让穆小丹睡了张风,反倒是有些贪了。

当下,百炼老人心里有了主意,面容肃然,一身半步立婴气息轰然展开。

一声暴喝,惊天动地!

“大胆张风!”

无数散发惊人气息的丹药,自百炼老人腰间储物袋中呼啸而起。

清纯的花仙子唯美写真

光芒闪烁。

丹香浓郁。

但此时,每一粒丹药之上,都凝聚着足以杀人的威势!

站在丹药蛟龙之中,百炼老人怒声道:“好你个张风,老夫敬你是离州麒麟子,更是五峰圣子,将你认作太上长老!”

“没想到,你还不知足!”

“竟然指使跟班,暗中糟蹋了我炼丹一脉的传人,更是害得我百炼门损失器脉传人!”

百炼老人声音如雷。

整个百炼门都听到了。

“什么,张风的跟班糟蹋了穆小丹?”

“这?”

无数弟子纷纷震惊,嫉妒。

那些正在主持灾后重建的长老也纷纷脸色一变,踩着剑光呼啸而来,站在百炼老人身后,一起怒视张风。

这是对他们百炼门的侮辱!

面对来自百炼老人和众多长老的恐惧威压。

张风脸色一白,一身天龙炼体决下意识流转起来。

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的特效时间快结束了。

只剩下十分钟了。

“不是,你听我说,”张风咬牙道:“是穆小丹她自己过来要我解惑……”

“老夫不要听过程!”百炼老人两眼森然的看着张风,“老夫就要你给老夫个说法!”

张风住了嘴。

实在是这件事,不管怎么说,都是无亮占了便宜。

心虚啊。

“那你说,要怎么办?”张风打定主意,实在不行就跑回五峰。

这百炼老人总不敢杀上五峰。

然而。

就在张风准备拼死逃跑的时候。

百炼老人冷声道:“你的跟班糟蹋了穆小丹,又害我百炼门失去传人!”

“此仇,不共戴天!”

“除非你愿意当我百炼门的炼器传人!另外,让无亮迎娶小丹!”

此话一出。

众人寂静。

正准备联手拿下张风的长老们目瞪口呆。

实在是这转折有点大。

不是说要个说法吗?

怎么就成传人了?

而且这辈分也不好算啊,又是太上长老,又是器脉传人,以后见了面怎么叫?

而此时,白河整个人都傻了。

方才他看到百炼老人要和张风大打出手。

内心激动的一批!

还是师父好啊,主持正义!

这个世界,还是黑白分明的!

张风,你今日就要身败名裂!

然而……

“这,这是要让张风接替我的位置?”白河一脸不敢置信,“师父,他让跟班糟蹋了小丹,你怎能让这个无耻之徒……”

“大胆!你竟敢如此辱骂我百炼门器脉传人!”百炼老人脸色难看的盯着白河,冷声道:“还有,不要叫我师父,你现在已经是外门弟子,一个废人,也敢配做老夫弟子?”

“按照门规,见到老夫,要敬呼门主,见到张风,更要敬呼大师兄!否则,休怪老夫无情!”

白河沉默了。

他忽然感受到了这个修真界的黑暗和残忍。

原来,这个世界,与她想象的完不同。

放眼望去,目之所及。

尽皆是绿色的草原和黑色的阴影。

白河狠狠地看了一眼张风。

“张风,如何?”百炼老人没有去理白河,只是严肃地看着张风,冷声道:“不要再反抗了,你就从了老夫吧,不然,休怪老夫拿了你去跟五峰要个说法!”

张风:“……”

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但是到如今,张风也只能答应,叹道:“行吧。只是,我这炼器天赋……”

“不必多虑!老夫看你第一眼,就知道,你是绝世的炼器天才!”百炼老人正色道,“毕竟,你可是离州麒麟子啊,长得更是如此帅气!”

“炼丹和阵法,都是一步成仙!”

“炼器,也定然不差!”

“再说了,是不是炼器天才又怎样,在别人眼中,你就是天才中的天才,是离州麒麟子!”百炼老人话锋一转,呵呵笑道,“只要我百炼门说你是炼器天才,其他人敢怀疑吗?”

“就算有人怀疑,根本不用我们出手,你的拥护者就会联合起来对付他们!”

“这样吧,我等一致对外宣布,太上长老、器脉传人张风炼制出了无上神器!堵住天下人的嘴。”百炼老人转身朝着长老们吩咐道,“至于学习炼器一事,明日由大长老亲自教导。”

张风:“……”

这。

不是骗人吗?

没想到啊,百炼老人和上水善人,竟然有一样的思路。

甭管我是不是天才,只要在世人眼中是天才,那就是实打实的天才!

“既然这样,那此事说定了,这件事就此揭过。过段时间,老夫去找上水善人,讨论一下联姻之事……”百炼老人满意点头。

然而就在下一刻。

无亮忽然一脸复杂道:“那个,不好意思啊,我已经有婚约了,如果真要联姻,穆小丹只能做妾……”

此话一出。

百炼老人顿时一愣:“你让我百炼门传人,给你做妾?”

其他长老也纷纷脸色阴沉。

“小子,你太过分了!”

“我百炼门传人何其尊贵,乃是丹道翘楚,你要让她做妾?!”

就连已经乱了心神的白河都脸色铁青:“小丹怎能受这种委屈,小子,我跟你……”

“你也配跟我夫君这样说话?”穆小丹冷着脸走上前,冷漠的看了一眼白河。

白河顿时住嘴。

这一刻,他心如死灰,直接转身离开。

“师叔们,师父,”穆小丹朝着一众长老和百炼老人:“小丹愿意。”

长老们:“……”

百炼老人:“……”

这还是那个心高气傲,脾气不好的穆小丹吗?

那少年,竟然如此厉害?

此人……

不愧是张风的跟班!虽然修为不如张风,但没想到,竟然天赋如此!

所有人都目光凝重的看着无亮,心中肃然起敬。